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宣娇2018

原创都市职场言情小说《幸运流星》,现实中从来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

[复制链接]

0

主题

311

帖子

644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644
发表于 2021-1-13 21: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石对郝芸没感觉,所以态度也有情可原,就是稍微缺了点风度^O^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57

帖子

53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抛锚  好不容易熬完了这段路程,司机把他们带到售票处,这里卖的是吴哥窟的大门票,游客们可以选择一日票,三日票或七日票。两人买的是三日票,买完票后,已经六点多,柬国太阳落山较晚,现在正是观看日落的好时候。司机把车子开到巴肯山的山脚下,两人下了车,开始跟着拥挤的人流,沿着陡峭的台阶拾级而上。  巴肯山虽然并不算很高,却是周围唯一的制高点,站在山顶上可以远眺东南方向的吴哥古迹,北面遥看泰柬边境那片苍莽的原始森林,西面一轮落日与斑斓的彩云相辉映,在晴朗的日子里,满足了每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对落日美景的憧憬。  郝芸上山时手脚并用,到了山顶后觉得双腿酸软,挑了块大石头坐下,一边揉着脚踝,一边欣赏落日。陈石自顾自地拍照片、拍视频,眼神都没有给郝芸一个。忙完以后,才挑了一块背对着郝芸的台阶坐下,低头拿着手机,口中喃喃念道:  美无法掠夺,  美无法霸占,  美只是越来越淡的夕阳余光里一片历史的废墟。  帝国和我们自己,  有一天都一样要成为废墟,  吴哥使每一个人走到废墟的现场,  看到了存在的荒谬。  ……  陈石念得声情并茂,郝芸满腹好奇,这人还会写诗,难道是自己小看他了?  “你觉得把蒋勋的这首诗放在片头怎么样?”陈石说话了,戴着蓝牙耳机。  原来他是在和别人打电话啊。  郝芸嗤之以鼻,自已果然没看错他,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饱学诗书之辈,充其量只是假装斯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57

帖子

53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到是不错,就是人家蒋老师的大作,从你嘴里出来怎么就变了味呢。”电话那头是陈石的死党兼同事,黑子,刚才听见陈石念诗的时候差点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少跟我来抬杠,我知道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好吧,其实诗还是不错的,再加上个背景音乐,肯定能出来不错的效果。”  “我把视频发给你,你做好以后再发上网。”  “保证完成任务,”电话那头的黑子听上去嬉皮笑脸的,“对了,陈哥,那边的人妖小妹妹好看吗?”  “我跟你说了几遍了,我去的是柬国,不是泰国。”显然陈石已经不是第一次纠正他了。  “差不多吧,反正都是东南亚国家。”  “你究竟有没有点常识?”在公共场合陈石不想和他打无聊的嘴炮,换了个话题说,“和你说正经的,这两天我不在,工作室没什么事吧。”  “我到是想有点什么事呢,可这两天一桩生意都没上过门,想找事都没地儿找去,”黑子突然想起来了,“哦,对了,昨天到是有个维修电脑的上门来。”  “什么,电脑坏了?”陈石的心往下一沉,这小子就是一乌鸦嘴,成天给他报噩耗。  “不过托陈总的福,现在已经修好了。”电话那头的黑子嘻嘻哈哈的,没个正经。  陈石的心隐隐作疼起来,工作室开了几个月,生意没接几单,花销却是不少,除去水电房租,和几个人员的基本工资,每个月到他手上都是一本写着赤字的帐本,照这样入不敷出下去,迟早要关门大吉。  “修电脑花了多少钱?”  “维修电脑的小哥是我的发小,我请他吃了顿饭,没收钱。”  陈石忐忑的心稍稍安定下来,他最怕的就是手下人跟他说什么器材又坏了,每次维修都要花上一大笔钱。  “那就好,以后可以让他做咱们工作室的专业维修人员。”  “话说回来,请他吃饭的钱可得算到工作室的头上。”黑子又补上一句。  “知道了,好好的看着工作室,别再出岔子。”陈石最后没好气地关照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57

帖子

53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挂了电话,郝芸也刚好把头扭开,刚才她把陈石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对他的好感又降低了两分。  什么自媒体工作室,分明就是一濒临倒闭的私营小公司,开了今天还不知道明天在不在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那道金色的光环也越来越淡,游人们陆续下山去,两人又坐了一会,各想各的心事。看着天边只剩下几抹充满魅惑的酱紫色,远处的丛林里开始传出啁哝的虫鸣声,才开始下山。  山路很窄,两人跟在众多游客的后面,走走停停,等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司机一直都在路边等着,见他们回来,忙招呼他们上车。  今天的游客格外多,大大小小的车子,占满了回城的马路,嘟嘟车跟在别的车子后面,走走停停,就在郝芸沉浸在刚才的美景中,觉得这一趟真是不虚此行时,咯噔一下,车子晃荡两下,摩托车尾部冒了几坨黑烟,就再也发动不起来了。  司机尝试着重新发动车子,连踩几下起动杆,可车子却象发脾气的老牛一样,冲着他直哼哼就是不挪步。  试了很长时间,司机满头大汗地说,“大概是发动机坏了,这车今天是没法开了。”  “这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们走回去吧。”郝芸急了,这才开了四十多分钟,离酒店至少还有七八里路呢。  “要不你们搭别的车子回去吧,之前收的钱我全退给你们。”司机说着把两个人的六美元退给了他们,又说附近有一个维修点,他必须把车子推到那里去维修。  司机还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他们,他叫萨塔,并说如果拦不到车子的话,可以站在路边等他,他把车修好了就会来接他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257

帖子

53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2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1: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人无奈,只能下了车,站在路边招手拦经过的嘟嘟车。不巧的是这个时间正是游客回程的高峰,大批的游客都是从吴哥方向回城里去的,两人拦了很久,都没有拦到一辆有空位的车。  郝芸和陈石商量了一下,郝芸觉得,既然拦不到车子,干脆等萨塔修好了车再来接他们,而陈石觉得,即使他修好了,大概率也是搭乘别的乘客去了,与其干等,不如一边走,一边拦车子,也许走出这一段,到了前面大路,就能拦到出租车了。  看陈石说得信心满满,郝芸决定听他一回。两人迈开腿,往来时的方向走,一边留意着经过的车辆。  载满游客的车子不断地从两人身边经过,扬起一阵阵的尘土,呛得两人一脸一身的灰,加上天气炎热,汗水和着尘土粘腻在身上,感觉衣服都沉了两斤。  陈石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一股腥湿的泥沙味,粘答答的,感觉都能拿来当水泥砌砖用。  郝芸也好不到哪里去,捂紧了嘴巴,泥尘还是往鼻腔里钻,连嗓子口都是泥腥味,看来今天的晚饭都不用吃了,光吃土就已经吃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6 04:58 , Processed in 1.187741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