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回复: 0

适可而止

[复制链接]

275

主题

275

帖子

84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43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随笔  适可而止  文/于公谨  因为现在没有时间出去应酬,就少了很多邀请;说实话,我觉得,有时间做什么不好,偏偏却吃饭?这本身就是浪费时间。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和他们一起,现在就不可能会在一起;即使是邀请,我也是拒绝;时间长了,就没有会喊我过去。并没有为我的拒绝感觉到遗憾;只是有时候,有些事情,当然是他们聚会发生的事情,就让我在闲暇的时间,进行思考,或者是进行着消遣,毕竟是身边发生的真人真事。  可能就是我这个人的性格有关系,也是比较沉闷的一种吧,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因此发生的事情,就只能是当做笑话来听。就像是昨天,亮子对我说,曾经有一次喝酒,章说认识饭店的老板,也是哥们,加工东西就不可能要钱;而结果是,他们买东西过去加工,并没有比直接点菜少花多少钱;当然,这件事情就让大家很不满意。我很奇怪地对亮子说,章不是喝酒喝醉了吧?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章这个人并不是喜欢喝酒,而是“贪”酒,和喜欢酒是两个概念;他曾经说过,很喜欢喝醉了的那种感觉;即使是现在,也是会很喜欢喝酒,并没有什么改变。亮子说,事先买菜过去,怎么可能会喝酒?我说,既然是没有喝酒,怎么会那样笃定地说,那个开饭店的是他哥们?不可能会要加工费?亮子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可能就是过去吃了几顿饭;后来,又在街上遇到过几次,就认为是哥们吧?  我还是没有想通,为什么章会这样肯定。当然,他是不可能想要这样做出打自己脸的事情;肯定是什么地方出了错。亮子说,即使是真的哥们,你可能会带东西让你的哥们加工?你的哥们,比如是开饭店的?我说,不可能;毕竟饭店想要赚钱的;不过,我们的想法是不一样;章这个人,就是喜欢占便宜,而且是很自私,总是觉得别人就是欠他的,就应该是为他一个人服务;他这样做,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不要说这样的事情,即使是花了一分钱,章都很有可能会心疼半天;如果可能,他会想要穿着破衣服,拿着破碗,蹲在街边;这样就可以有很多人扔钱给他;一般人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而章并不是一般人。  亮子说,不错;只是人家谁开饭店,也不可能会白白加工啊;可能章这个人不只是一次这样做过;而回数多了,他的朋友就觉得,这个人做得太过分,就会想要加工费。我说,很多事情,都适可而止;如果是我们,假如朋友是开饭店,我们会尽量不过去,毕竟是让他们觉得,我们是想要占便宜;而章这个人,就不一样了;如果第一次是省钱了,他就会直接去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无数次;毕竟是占便宜。  亮子说,这个时候,就是换了任何人,都是会厌烦;章是很肯定,加工不要钱,都是哥们,就说明,他曾经是买东西过去加工,他的朋友碍于面子,没有要钱;结果是,章这个人变本加厉;开饭店的人,也是被迫,没有办法,只能是那样做了;而很不幸的是,就是我们这些人买东西过去加工,被要钱了。  清平乐   长空  文/于公谨  寒霜野草,  冰尽多烦恼。  岁月执着千般好,  只是梅香太早。  春瘦几许东风,  云来细雨花红。  谈笑多情万里,  不知浸染长空。  七言诗    夜(平水韵)  文/于公谨  月落长河雾似纱,波涛漫步过天涯。  枫桥夜锁千重浪,水里星辰现白花。  临江仙    春色  文/于公谨  碧水匆匆闲几许,  双双燕子飞旋。  纷纷点缀带嫣然。  卧床中倦梦,  月色显阑珊。  数尽东风芳草在,  绯红淹没霜寒。  多情春色万千般。  看梳妆处处,  尽在画江山。


上一篇:【君不见】
下一篇:美国的民主和自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0 04:28 , Processed in 1.26709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