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2015的伤痕

红尘故事、世间百态

[复制链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在帮朋友打理公众号,这边没空及时更新,想看精彩走心故事,请移步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王丽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心里暗想,这男人是不是上辈子就没见过女的,盯个没完。  半晌,中年男人脸带微笑,出门拐进了另外的房间。  此时,王丽突然感觉内急,想要上厕所。  李姐努了努嘴,告诉王丽,厕所就在院子里。  王丽上完厕所回来,路过左边的房间时,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声说:  你看,多水灵的一个姑娘,说不定还是没出阁的黄花闺女,你运气真好,还碰上了处女。  王丽下意识的悄悄凑到窗户下,附着耳朵,仔细的听着。  另一个男声说,多少钱,直说。  一口价,一万块。  少点,我手里也没这么多现金。  两人经过一阵简短的唇枪舌战,讨价还价,决定八千块钱成交。  之前那男声说,那你赶紧去凑钱,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另一个男声嗯了一声,接着房间里便传来吱呀的开门声。  王丽连忙闪到墙壁的拐角处,躲了起来。只见刚才那矮个子,嘴里叼着烟,出门走了。  王丽听到房里那两个男人的对话,又想到刚才那矮个子男人,那死命盯人的眼神。  她猛的打了一个激灵,暗叫不好,自己怕是遇上了人贩子。  她曾经在电视上也看过这样的新闻报道。想不到,看上去很遥远的倒霉事,居然阴差阳错的被自己碰上了。  那个殷勤热情的李姐,原来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贩子。  这一路走来,她破费给我买车票,又花钱请我吃饭,背后都藏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她带我到这里,就是打算把我卖给那个矮个子男人。  不行,此地不宜久留,趁她们还没发现,得赶紧走。  王丽转身拔腿就溜出了院子,一阵小跑,看到前面路口有个小店。  店里面坐着个瘦瘦高高的男人,正坐在柜台里面打瞌睡。  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切地说,大哥,麻烦借个电话给我打一下。  那小店男人抬起头,打了个呵欠,把放在柜台上的座机推了过来。  王丽想报警,让警察过来抓李姐跟那精瘦男人。  但转念一想,自己手里又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李姐就是人贩子。  到时候,李姐来个煮熟的鸭子——嘴硬,死不认账,那就麻烦了。  那边,李姐正胸有成竹的喝着茶,见王丽上厕所老不出来。  她出门来看,厕所里却不见王丽踪影。  精瘦男人也跟了出来,埋怨李姐,到手的鸭子你都看不住,还被她跑了。  ( 未完待续 )  ( 看走心故事,请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在帮朋友打理公众号,这边没空及时更新,想看精彩走心故事,请移步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杭州杀妻案闹得沸沸沸扬扬,现实中,夫妻凶杀案各地都有发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儿子为父申冤……  黄伟是村里的木匠,为人老实,不善言辞。他的妻子叫玉萍,当年二十八九岁,比黄伟小四岁,长得颇有几分姿色,家有一个儿子叫黄文,已经十岁,正在读小学。  当年玉萍跟黄伟相亲那会,心高气傲的玉萍,压根就没看上老实巴交的黄伟。但在父母的重压之下,不得不与黄伟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黄伟经常要外出给人做木工,家里的农活和小孩,只能让妻子玉萍打理照看。她成了村里名副其实的留守妇女。  一天下午,玉萍从山上干完农活回来,不知是累坏了还是怎么的,突然感觉头晕眼花,一下就晕倒了。  儿子黄文刚放学回家,见母亲晕倒在地,连忙跑到村里医疗室,叫来了村里医生。  这医生姓曾,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长得浓眉大眼,为人风趣幽默,是镇卫生院派来的驻点医生。  检查后,他热情的告诉玉萍,身体没问题,就是太劳累了,多注意休息就行了。  后来有一次,玉萍感冒了,去了曾医生那里看病,曾医生给她开了输液的药水。  输液的时候,曾医生和玉萍互相打开了话匣子。两人不聊还好,一聊就聊得没完没了 ,双方都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内心空虚的玉萍,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情愫,生起了某种微妙的变化。情感的天平也不自觉的倾向了曾医生。  这头,曾医生年轻帅气,风趣幽默,善解人意,讨人喜欢。那头,黄伟木讷呆板,不解风情,毫无生活情趣。  玉萍越想越委屈,满心的惆怅。不知这么多年以来,自己怎么跟黄伟这呆板的“木头人”生活了这么久?  她不甘心就这么跟黄伟过一辈子。她忽然感觉到,难道这就是自己曾经苦苦想要追求的爱情?  从这以后,玉萍的生活重心开始有所转移。女为悦己者容,她开始注重衣着打扮。玉萍的颜值本来就不错,再拾掇拾掇,依然光彩照人,不减当年。  当然,自此以后,她“感冒发烧”的症状,也有意识的多了起来,往村里医疗室跑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一个干柴,一个烈火,接下来的风流韵事,自然水到渠成。 纸里究竟包不着火,世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  不久之后,有关曾医生和玉萍的“好事”就像一夜春风起,风言风语在村里村外,方圆十里那是满天飞。  在外面做木工忙活的黄伟,耳边也听到了自己后院失火的消息。 他马上推掉手上的活计,赶回家来,打算来个严防死守。  但是传闻再真实,也只能是传闻而已。没有真凭实据的传闻,那都只能叫“谣言”。  黄伟回家后,开门见山的告诉玉萍,这段时间,身体有点不太舒服,打算在家休息几天。  他其实是以此为幌子宅在家里,准备瞅机会抓玉萍出轨的现场证据。  偷情会上瘾,几天没与小鲜肉幽会,玉萍这心里急得像猫抓似的难受。以前黄伟不在家,那才是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  现在,黄伟像个幽灵似的宅在家里,守在身边,看管得紧。自己就是借多个胆,也不敢天天再借口“感冒发烧”去村里医疗室,找曾医生“幽会”。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下午,黄伟在下楼梯时,不慎把脚扭伤了,痛得呲牙咧嘴直哼哼。  这对玉萍来说,可是天赐良机。终于可以名正言顺,以此为借口去医疗室给黄伟买药,从而与曾医生“幽会”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黄伟的脚伤,外擦内服的药,隔三差五就得去曾医生那里买。玉萍也趁此机会,时不时的跟曾医生“温存”一番。  那次,俩人“温存”过后,曾医生又一次跟玉萍表白,要求做夫妻。“傻瓜,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做了只有夫妻俩才做的事吗?”玉萍笑。  “我是说,做长久的夫妻。”曾医生认真地说,“要不,你跟你家那个木头人离婚,我娶你。”  “离婚?那木头人不会同意的,以前有时跟他吵架,也有跟他提过离婚,结果他说,死都不会跟我离婚。”玉萍摇头叹息。  “那么,要不,就让他去死。”曾医生突然间换了语气,阴狠地说。玉萍听后,心里猛的一惊。虽然迷恋这种偷情所带来的刺激愉悦感受。  但要真的对丈夫黄伟痛下杀手,她心里还是有点不敢,也不忍心。“这,这个,先让我考虑考虑吧。”玉萍支支吾吾地推辞。  “姐,你仔细想过没有?你我两人的事,万一要是被你丈夫抓住了把柄,到时候后果就很严重。我们来个先发制人,以绝后患。”曾医生老谋深算。  此言一出,犹如一把利剑,毫不留情的刺中了玉萍软肋。也让她彻底放弃了心底最后仅存的那点良知。  明显,这对野鸳鸯已经不满足偷偷摸摸“地下党的干活”了。这两人急不可耐的想“洗白”自己,走上台面,光明正大的长厢厮守。  当然想要实现这个愿望,那就必须要搬掉黄伟这个“拦路石”。 人若疯狂,就是蛇蝎心肠,什么坏事都能干得出来。  曾医生利用自己行医的便利,不费吹灰之力,就弄来了砒霜,把它混合在了治黄伟那脚伤的药里面。玉萍则把这个脚伤药,带回来给了黄伟服用。  黄伟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老婆,居然会这么狠心,这么恶毒,对自己痛下杀手。黄伟服下掺了砒霜的药,撒手人寰而去。  黄伟突然间暴毙而亡,引起了他哥哥黄义的重视。黄义报了警,他想为死得蹊跷的弟弟申冤昭雪。  派出所下来了办案民警,然而,奇怪的是,案子调查来调查去,拖到最后,居然以老黄突发心脏病瘁死为由,匆匆结案了事。  当然,黄义根本不知道,当时曾医生有个亲戚在公安局里任要职。  “障碍”已除,那边,玉萍一个华丽的转身。孑然一身,如愿以偿的和曾医生住到了一起。  这边,十岁的黄文,刚刚遭遇了幼年丧父的悲惨打击,脸上的眼泪还没擦干,转身又被自己的母亲抛弃。所幸,好心的伯伯收养了他。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黄文二十来岁了,这时候已经从部队复员,被安排在镇上派出所上班。  这天,黄文的伯父语重心长,旧事重提:“侄儿,现在你也大了,伯父有件事想跟你谈谈,我心里一直有个疙瘩,那就是你父亲的死因,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放不下,我总感觉这个事,没这么简单,现在你正好在派出所上班,不知你对这个事,有什么看法?”  “伯父,你的意思是说,我父亲当年是被人所害?他是冤死的?”  “我一直觉得是这样,当年我就找过警察,警察也下来调查过,但后来给出的结论是病亡,当然那时候你还小,不懂事。”伯父苦笑道。  “这个情况,我可以去所里看看这个案子当年的案卷还在不在,也许可以从中找到疑点。”黄文说。  父亲当年到底是死于突发心脏病,还是真的被人所害而死?出于自身职业的敏感,和回想伯父所讲当年父亲的蹊跷死因。 黄文还想起小时候,小伙伴们经常讥笑他的话,你妈偷人!  黄文暗暗下定决心,要把当年父亲的死因,重新调查清楚。而此时,曾医生那个公安局的亲戚,也已退休了。  黄文私下跟自己信任的领导,谈了自己的想法,正直的领导沉默了一会,郑重地告诉黄文。  如果调查结果出来,证据显示你父亲当年确实是死于谋杀的话。那你母亲有可能就是帮凶,也会受到法律严惩!你这行为,可是大义灭亲,难免会受人非议,说三道四,你心里可得做好这样的思想准备!  黄文平静地说,这个思想准备,我也做好了,从良知正义而言,我有必要重新调查清楚这个案子,我不能让我的父亲死得不明不白。  领导语气坚定的说,好!既然你有这样的觉悟和准备,我全力支持你的调查工作。  经过多日的努力奔波,和上级领导的支持配合,黄文找齐了父亲当年那个案子的全部案卷。 并从案卷中仔细的梳理出了不少可疑之处。  但此时,黄文内心又无比纠结,他不知如何平衡内心这杆亲情的天平。这边是已经离世的亡父,如果继续调查下去,可能在世的母亲就会因此而进监狱。  那边是母亲,如果就此打住,放弃调查,一切如常,岁月静好。  世间没有双全法,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二选一,这确实是个艰难的选择。  罢了,罢了,还是让正义做主……  拔云见日的日子终于来了,开棺验尸那天,法医从黄伟的尸骨里,检测到强烈的砒霜药物成份。  铁证如山,玉萍脸色苍白,如实招待了十年前自己如何伙同曾医生毒害丈夫的罪恶事实。  黄文的行为,果然引起了轩然大波,有人说黄文做得对,大义灭亲。也有人说黄文不孝,居然连母亲都不放过。  难道,这世间的事,没有对错,只有因果?  孔子讲,发乎情,止乎礼。管好自己的下半身,方能消灾免祸,德行长远。( 全文完 )  ( 本故事来源于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上午,派出所突然打电话给我,让我先去指定的医院做个DNA检测,到时候,方便确认领回孩子。  记得那次,我生产时痛晕过去,醒来后,却被丈夫告知,儿子没了……  我从小就是街坊邻居嘴里的美女。  自古红颜多薄命,娇美的容貌却没能给我带来幸福的婚姻。  二十三岁那年,经人介绍,我跟邻镇的大黄闪婚了。  俗话说,家花没有野花香。  结婚三年后,儿子刚满两岁,我就发现,大黄在外面偷腥。  面对我的指控,他居然还振振有词:说我少见多怪,他只不过是犯了男人的通病而已,哪有男人还不拈点花,惹点草?  如此荒唐的谬论,让我三观尽毁,自然无法认同。  也罢,三观不合,终究走不长久。  长痛不如短痛,我快刀斩乱麻,跟大黄办理了离婚手续。  除了儿子,其他东西我都没要。  然而,没过两天,大黄就大张旗鼓的跟那小三办了结婚宴席。  大黄家离我娘家不远,很快,这消息像长了趐膀似的,传到了我母亲耳里。  她张嘴就唠叨开了,你看,他这是明显的挑衅你,前脚刚离,后脚就迫不及待的重组家庭。  我心如止水,不置可否。  这好不容易才从婚姻的围城里爬出来,还没喘过气来。  其实,我并不急于再入围城。  但是,母亲却语重心长地说:“你也赶紧找个男人嫁了,省得街坊邻居说三道四的。  那些嚼舌根的,什么话都说得出来,说什么离婚带儿的女人不好嫁……”  “对,人言可畏,你可不能让那些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说中了。”父亲也在旁边插了一嘴。  在母亲的热心张罗下,我不争气的举了白旗,放弃了不进围城的抵抗,跟唐军走到了一起。  唐军老婆在半年前的车祸中身亡,给他留下了一个六岁闺女。  他有女,我有儿,两人情况半斤对八两,刚好凑成了一个好字。  半路夫妻的结合,少了年轻时候的那些卿卿我我,一切都直奔主题而去。  婚后,唐军对我还算心疼体贴,忙完工作回来后,都会帮忙打理家务活。  对我的儿子也视为己出,闺女跟儿子,他从不区别对待,厚此薄彼。  人心都是肉长的,投桃报李,我对他的闺女也是疼爱有加。  小孩的眼睛都是雪亮的,小姑娘看在眼里,暖在心里,跟我的关系也非常融洽。  真心换真心,我与唐军,各自将后妈与后爸这样的尴尬角色,在子女面前做到了无可挑剔。  那天,一向非常准时到访的大姨妈迟迟没来,我有点隐隐的不安,自己买了试纸检测。  红色二道杠,我心里咯噔一下。  平时,我跟唐军同房时,都做了保护措施,要不是他戴套,要不就是我事后吃避孕药。  我把这个意外的消息告诉了唐军,问他拿个主意,肚里的孩子是留下还是打掉?  他抿嘴笑了,认真地说:“既然意外怀上了,说明这孩子跟我们有缘,那就生下来吧。”  我也觉得堕胎对身体危害很大,也就打消了流产的念头。  妊娠初期,我孕吐反应严重,嗜好酸味,喜欢吃酸的东西,对别的食物几乎没胃口,也吃不下。  唐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担心我身体营养跟不上,影响肚子里的胎儿发育。  他到同学群里求助,群里有位住在乡下的同学告诉他,山里面有一种野山杏。  这种野山杏的味道特别酸,有孕吐反应的孕妇都爱吃,还能缓解孕吐。( 未完待续 )  ( 看真实走心故事,移步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知道这个消息后,他二话不说,直奔那位乡下同学家而去。  在大山里面,他翻山越岭,忙活了大半天,摘回了不少黄澄澄的野山杏。  看到唐军脸上那疲倦的神色,我心疼地嗔道:“你还真的跑去山上摘了?”  他咧着嘴笑了:“那可不,这才是原滋原味的纯天然水果,吃起来放心。”  唐军虽然朴实无华,平时也没有过多的花言巧语,但是,说得比唱的还好听,永远不如做的好。  话说得再动听,但不行动 那都是虚的,唐军用实际行动,表达了对我最真实的爱。  在唐军无微不至的关照下,肚里的胎儿一天天长大。  快临产时,我肚子感到疼痛难忍,唐军知道后,惊慌失措,生怕我有什么闪失,连忙喊来了镇上的接生婆。  一阵阵的强烈疼痛突然袭来,我不知不觉晕了过去。  半晌,当我疼痛消减,清醒过来时,唐军第一句话就给了我当头一捧:“老婆,我们的小孩没了!”  我懵了,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问他,到底怎么回事?  他双手抱头,痛苦不堪地说:“生下来就没了声息。”  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嚷嚷着:“是死是活,你倒是抱给我看看呀”?  不管怎样,这孩子也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十月怀胎的艰难辛苦,没经历过怀孕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唐军挠挠头,苦笑着说:“生下来就死了,这就够晦气了,哪能搁在家里,我早就给埋了。”  “你也不要太悲伤了,这也是那孩子的命,我听接生婆说,是羊水栓塞,引起胎儿缺氧而亡。”唐军轻言细语的安慰我。  爱情的结晶,说没就没了,无言的悲痛如潮水般向我涌来,让我欲哭无泪。  “反正我们已经有儿有女,多生的就是赚,失去了也不亏。”唐军喃喃自语。  他倒是心大,拿得起,放得下,脸上也几乎看不到有半点痛彻心扉的神态。  慢慢的,就在我快要从丧失胎儿的悲痛中走出来时。  唐军却毫无征兆的,出大事了。  这天上午,一辆警车开到门口,嘎然而停,接着下来了两位年轻的警察,进来就叫唐军跟他们去一趟派出所。  我惊慌失措,跟在后面,追着警察问个不停,其中一个警察转过头,说,为什么抓他,你问他就知道了。  我扑过去,使劲摇着唐军的手臂,急切地问:“唐军,你到底干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呀?”  上了警车后,他转头看了我一眼,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最后,他什么都没说,又深深的埋下了头,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没脸见人似的。  我不知道唐军瞒着我,暗地里干了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  直到后来,我去看守所探望唐军,才知道他背着我干下的“好事”。  当年,唐军的前妻,不慎被车子撞到后,被路人七手八脚的弄到医院。  但肇事司机却趁着混乱跑了,出事的路段,也没有安装监控,交警也有心无力。  肇事者找不到,伤者躺在医院,高昂的医药费用得自己掏。  最后,唐军落得个人财两空,为此,还欠了一屁股外债。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之中,看新闻上说,有对夫妻以生小孩出卖为营生,赚了不少钱。  财帛动人心,他心痒难耐,跃跃欲试。  后来跟我同房,他每次都有意识的在安全套上扎了小孔。  那次我的意外怀孕,其实就是他暗地里的有意为之。  背后,他却偷偷的找到镇上的接生婆,打听哪里有需要买孩子的夫妻。  有卖家就有买家,通过接生婆从中牵线搭桥,他联系了上了一户买家。  对方是一对中年夫妻,家境优越,结婚多年却没小孩。(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那对夫妻求子心切,跟他说,不管是男是女,都要,价格好商量,但要求是刚生下来的婴儿。  此时的婴儿,不辨生熟,方便带养,风险也小。  唐军财迷心窍,就跟对方达成了协议。  直到我临产那天,因产痛而晕迷过去,接生婆剪断婴儿脐带,唐军掰开婴儿两个小短腿,看到是儿子,他咧着嘴笑了。  外面,买家接过婴儿,一看是儿子,也笑不拢嘴,心花怒放,马上就非常爽快把钱给了唐军。  转过身来,唐军坐回我的产床边,愁眉苦脸,做垂头叹气状。  然而,那笔钱在他手里还没悟热,就有债主找到他逼债,转瞬之间,他就给了出去。  后来,那个牵线搭桥的接生婆,不知怎么的,被人告发了。  她为了争取宽大处理,就把唐军找她介绍买家的事也抖了出来。  警察顺藤摸瓜,直接把唐军给抓走了,罪名是涉嫌贩卖婴儿。  在看守所探视时,他还满脸的疑惑,愤愤不平地说:“我自己的小孩,送给人家,也就收点营养费而已,怎么还犯罪了?我又没卖别人的小孩。”  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冲他怒吼道:“你活该,虎毒都不食子,你居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敢卖,你还是不是人?”  “平时看你人模狗样的,想不到内心却这么卑鄙龌蹉,而且,还是个法盲。”最后法盲那两个字,我语气咬得特别重。  真实的生活,往往最讽刺,常常会啪啪打脸。  想起怀孕期间,唐军对我那种事无巨细,百依百顺的关怀,我的心就忍不住隐隐作痛。  谁知,到头来,生活却给我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经过警方全力侦查,唐军卖给那户人家的儿子,也被警察追了回来,重新回到了我的怀抱。  至于唐军,我对他已经彻底死心了,他咎由自取,就让他到里面面壁思过,好好反省吧。( 全文完 )  ( 看真实故事,移步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老汉本名吴大维,刚过花甲,膝下有三个儿子。  他老伴前两年因病去世了,撇下吴大维孤苦伶仃的熬日子。  三个儿子都在外面置业成家,平时嘴里都说忙得很,根本没时间回来陪陪吴大维。  这不,他现在好不容易又跟陈敏重逢,打算找点精神慰籍,收获人生第二春。  可是,儿子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不约而同的反对他跟陈敏交往。  大儿子一本正经地说:“爸,你要是觉得孤单寂寞,就去我那里住,每天还可以到楼下的广场上去跳跳舞。”  二儿子连忙附和:“就是,上次就要您老人家去城里住,您又不愿去?”  三儿子也不失时机的凑热闹:“爸,您老要是不愿去大哥二哥那里,去我那里住也行。”  吴大维瞪着眼睛,气呼呼地说:“去你们那里住,我可不习惯,金窝银窝,都不如我自己的窝,住得自由。”  “反正我们不同意你跟陈阿姨交往。”三个儿子异口同声地说。  吴大维彻底恼了,吼道:“你们,白天不懂夜的黑,空巢老人最需要的是什么东西?是精神慰籍!懂不懂?”  没曾想,平时性格温和的吴大维居然大动肝火,言辞激烈。  这老爷子被那陈阿姨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这么死心塌地的要跟她结婚过日子。  仨儿子心里暗想,面面相觑,但都不敢吱声了。  儿子们相继返城后,陈敏过来了,吴大维满脸黑线,正在生闷气。  陈敏先开口了:“老吴,你那仨儿子不同意我们的事吧?”  “你咋知道的?”  “这不你脸上写着吗?看你那满脸愤怒的表情。”陈敏笑了。  “这帮兔崽子,没一个好东西,想当年,人家都羡慕我养了三个儿子,说我老来有福享,***,福没享到,气倒受了不少。”吴大维愤愤不平。  “算了算了,子女是债,别跟他们计较啦。”陈敏轻言细语地劝导吴大维。  “哼,他们心里打的啥算盘我还不知道,就惦记着我这老房子的拆迁款,全然不把我这老骨头的晚年幸福放在心上。”吴大维直言不讳地说。  “这么说,他们阻挠我们交往,以为我贪图你这老房子的拆迁款?”陈敏小声问道。  吴大维的老房子处于镇里的中心地带,政府准备在此建设一个大型物流中心,所有这一片的房子都得拆迁。  按照有关部门下达的拆迁补偿文件,吴大维能领到的拆迁款可达三百多万。  眼看吴大维已过花甲,如无意外,这三百多万,要不了多久,就是吴家那三个儿子的。  可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吴大维突然口口声声说要再继前缘,跟陈敏结婚。  这消息传到仨儿子的耳里,儿子们都不乐意了。  “对。”吴大维嚷着,“我辛辛苦苦一辈子,把他们拉扯大,结果,全然不理解空巢老人没人说说话,拉拉家常,那种内心孤苦的难受。”  “要我说,就这样过算了,免得这事影响你们父子感情。要不然,你那仨儿子还真以为我是居心叵测的贪财之人。”陈敏幽幽地说。  “不,我的事我做主,他们还翻不了天!”吴大维说。  时间回到那一年,吴大维十九岁,一个夏天的上午,他跟几个小伙伴下河摸鱼,不料,突然脚底抽筋,栽在水里。( 未完待续 )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后来被人拉上岸,他还是昏迷不醒,也是吴大维命不该绝。  正在这危急时刻,陈敏恰巧从此路过,她二话不说,分开围观的吃瓜群众,也不顾及自己还是没出阁的黄花闺女身份。  她毫不犹豫的半跪着给吴大维做胸部接压,接着又给他做人工呼吸。  就这样的,陈敏把吴大维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  半晌,吴大维悠悠醒来,旁人七嘴八舌的告诉他,你小子命大,幸好刚才陈医生家的闺女从这经过,救了你,要不然……  也有好事者调侃吴大维,说,你小子真有福气,陈敏那么漂亮的姑娘,为了救你,把自己的初吻都献给你了。  陈敏的父亲是镇上小有名气的医生,她自幼跟着父亲学了不少急救病人的常识。  后来,吴大维提着礼物登门感谢陈敏,陈敏抿嘴一笑,说,“举手之劳的事,何足挂齿。”  陈敏轻描淡写一句话,如春风拂面,瞬间就让吴大维沦陷了。  这样的奇女子,世间少有,不但人美,心更美。  哪有少男不多情?  吴大维就像着了魔似的,满脑子都闪烁着陈敏那秀丽的倩影,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那年月,通讯不方便,书信很慢,车马很远。  他实在按耐不住相思之苦,提笔给陈敏写了一封情书,信中表白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  可是,寄过去的信却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  吴大维不死心,又写了一封寄过去。还是杳无音信。事不过三,他又寄了最后   ,依然没有回复。  吴大维望眼欲穿,却望不来陈敏的回信,他死心了。后来,他跟家里的亲戚去了省城,在建筑公司干活。  这时候,吴大维人生仿佛开了挂似的,先是受领导抬爱,提拔他当了组长。  没多久,公司财务部有位女孩看上了吴大维。  那次,月底发工资,吴大维在自己的工资袋里,发现了那女孩写给自己的小纸条。  女追男,隔层纸,吴大维毫无抵抗的被那女孩拿下了。  尽管他心底还隐隐约约的挂着陈敏,但是听人说,陈敏已经嫁人了。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爱情事业双丰收,结婚后,吴大维的妻子,相继给他生了三个儿子。  这年,吴大维又升了职,当上了经理。  随着职位的升迁,他应酬的酒局也越来越多。最后,终于因喝酒过量,肠胃出血而住进了医院。  在医院里,他意外的见到了当年让他魂牵梦绕的陈敏。  此时的陈敏,已经是这家医院的护士长。  那天上午,陈敏带着二个小护士过来查房,吴大维一眼就认了出来。  曾经救命恩人,后来的梦中情人,就算烧成灰,吴大维也不会认错。  他忍不住内心的激动,脱口而出:“医生,你就是陈医生的女儿陈敏吧?”  陈敏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4 01:57 , Processed in 1.19279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