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2015的伤痕

红尘故事、世间百态

[复制链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吴大维见她没反应过来自己是谁,急了,直言不讳地说:“你还记得你多年前救过的那个溺水青年吗?”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陈敏笑着说。  “这事印象太深刻了,我就是想忘也忘不了呀。”吴大维笑了。  “我听你现在过得还不错。”陈敏轻轻地说。  “还行吧,你呢?”吴大维带着关切的眼神。  “我,还可以。”陈敏说。  吴大维情绪亢奋,正想开口问问陈敏,当年给她写信没见回复的事。  这时,外面有护士在喊陈敏,陈敏来不及再跟吴大维多交谈,转身走了。  后来,吴大维的妻子也来了医院,寸步不离的陪护他。  自此,两人再无交集。  然而,十多年以后,命运的大手,鬼使神差的让两人又一次相见了。  那天晚上,吴大维开车从外面回来,经过一处红绿灯时,突然看到一辆闯红灯的车子,像疯了一样,把一位横穿马路的男人撞倒在地。  肇事司机连车都没下,直接加大油门,逃之夭夭。  吴大维来不及多想,连忙靠边停好车,下车把那被撞的男人抱到自己车上,直奔医院。  没多久,伤者家属闻讯而来。  “没想到,我们每次相见,都是在医院这样让人伤感的地方。”吴大维看着眼前神色悲伤的陈敏,无奈地说。  伤者不是别人,正是陈敏的丈夫,那天晚上,他吃过晚饭,说出去散散步。  不料,出门没多久,就被车子撞上了。  陈敏泪眼婆娑,一个劲的跟吴大维说着感谢话。  吴大维摆着手说:“说起来,我要感谢你在先,要不是你N年前先救了我,哪有今天这事,也算善有善报。”  “对,善有善报!”陈敏附和。  两天后,交警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了肇事逃逸司机,这多少让陈敏感到了少许的安慰。  然而,陈敏的丈夫,在医院里熬了大半个月,最后,因医治无效,撒手人寰。  那天,陈敏在家里清理丈夫的遗物时,发现箱底最里层有几张发黄的信纸。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她随手就抽了出来,摊开来,熟悉而娟秀的字迹印入眼里。  看到最后落款处,她愕然,这不是当年,她写给吴大维的回信吗?  怎么?难道这些回信都被自己丈夫截取了?  陈敏当年收到了吴大维写给自己的情书,她心如撞鹿,芳心忐忑,不知怎么办才好。  但是,出于少女的矜持,她并没有马上就给吴大维回信。  然而,没多久,吴大维的第二封情书又来了。(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哪有少女不怀春?  这次,陈敏非常认真的给吴大维写了回信,信里说,愿意跟吴大维处男女朋友。  但是,后来,吴大维却对自己一直没了下文……  原来,吴大维根本就没有收到自己写给他的回信。  陈敏猛然记起,以前的信件,都是放在村委会的屋子里,无专人看管,信件被人随意乱拿,截取是常有的事。  看来,这份姻缘已经错过了。当年,要是吴大维顺利的收到了陈敏的回信。  也许,陈敏的人生,将会因此而不同。  自从丈夫走了以后,陈敏情绪低落,女儿担心她的身体,让她提前办理了退休。  未了,又悄悄的给陈敏报了一个老年人旅游团,然后说,让她出去玩玩,散散心。  陈敏跟团出游时,意外发现,吴大维也报了这个旅游团。  这次,陈敏先打开了话匣子,笑着说:“老吴,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这回,可不是在医院了哈。”  “对对对。”吴大维打着哈哈说。  “对了,你老伴呢?怎么不跟你一起来旅游?”陈敏小声地问。  “她,上半年就走了。”吴大维神情落寞。  原来,就在陈敏丈夫去世那段时间,吴大维的妻子,突发急病,猝亡。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吴大维陷入丧妻之痛,不可自拔。  他那仨儿子一合计,担心吴大维悲痛成疾,都劝他出去旅游散散心。  然而,世事如棋,阴差阳错,又这么跟陈敏碰上了。  终于,吴大维逮了个机会,凑近陈敏,神神秘秘地问:“陈敏,当年我给你写的信,你收到没有?”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当然收到了。”陈敏大大方方地说。  “那,那,你怎么不回个信给我呢?”吴大维嘟囔着。  “我给你回了信呀。”陈敏说。  “可是我根本就没收到你的回信。”吴大维委屈地说。  看到吴大维那委屈巴巴的模样,陈敏忍俊不禁,说:“可能被邮递员不小心弄丢了吧。”  陈敏想把自己丈夫截取了给吴大维回信的事说出来。  但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回去。过去的事就让过去吧。此时再说出来,除了让吴大维徒增伤感,有何意义?  “造化弄人,一切都是天意!”吴大维无限感慨,喃喃自语。  “陈敏,四十年前,我没收到回信错过了你,现在,老天又让我们重逢,我不想再错过你!”吴大维认真地说。  “这,恐怕你那仨儿子不同意。”陈敏沉思了一会,说。  旅游回来,事实果然如陈敏所言那样,吴大维那仨儿子一致反对他跟陈敏结婚。  吴大维不为所动,嚷着:“难道老年人就不该追求爱情了?”  他依然我行我素,拉着陈敏,去民政局领了大红的结婚证。  只因当时你救了我,我便记住了你当年的模样。  此心依旧,经年不改。  (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错过了四十年的姻缘,四十年后,俩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没有惊天动地,也没有海誓山盟,也许,这才是世间最真实的爱情。 ( 全文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江浩就起床了。  他要赶早去镇上卖西瓜,去晚了就没地方摆摊了。  村里人都种西瓜卖钱,林浩也不甘落后,种了不少西瓜,赶上老天给力,风调雨顺,他地里的西瓜大丰收。  上午,刘艳正在院里洗衣服。  突然,村里的小林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嫂子,江浩,他,他在镇上跟人打架,把人砍了,被警察抓走了。”  “打架?什么原因?”  “当时,我也在他对面不远处摆摊卖瓜,看到他跟旁边的人为了争摊位在拌嘴,后来两人越吵越凶,还相互推搡着。  我正准备过去劝他,谁知他突然发狂,顺手操起三轮车上的西瓜刀,对着那人就劈了过去。”  小林支支吾吾地跟刘艳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猝不及防的意外,让刘艳一下就懵了,她六神无主,嘴里喃喃自语,这,这可怎么办?  后来,经旁人指点,刘艳多方打听,辗转找到伤者的家属,满脸愧疚的跪求对方谅解,只要家属同意了,那多少也能减轻点法律对江浩的刑罚。  可是,伤者正躺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伤者家属悲痛欲绝,根本就听不进刘艳声泪俱下的哀求。  最后,江浩因故意伤害罪,致人严重重伤,被判十三年。  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听到这个消息,刘艳崩溃了。  家里的顶梁柱说倒就倒了,刘艳欲哭无泪。  那天,刘艳去探监,江浩哭丧着脸,嗫嚅着说:“艳子,我,你,你要是熬不了,就离婚改嫁吧!”  “你这个天杀的,脾气咋就这么臭?下手也没个轻重。这下倒好,把自己弄进去面壁思过了,丢下外面一地鸡毛的家,让人怎么过?”刘艳抹着眼泪,大骂江浩不争气。  公公前两年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家里那会儿欠下的外债还没还清,婆婆长年瘫痪在床,每天都需要有人照顾。  六岁的女儿在读幼儿园,儿子才四岁,正嗷嗷待哺,全家老少吃喝拉撒的压力,让身单力薄的刘艳喘不过气来。  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过,家里没了男人,里里外外的活,都落在了刘艳那柔弱的肩头。  一夜之间,刘艳摇身一变,成了女汉子,主外又主内,劳心劳力的打理着这个家。  说实话,刘艳也想过,跟牢里的江浩离婚,改嫁走人,那样轻松多了,不用再这样像苦行僧似的熬日子。  但是,刘艳舍不得两个小孩,担心孩子受苦,还有躺在床上的婆婆,要是她走了,也没人照顾了。  人啊,其实就像蒲公英,看似自由,实际上,身不由己。  那天下午,刘艳在地里忙活,不小心把脚崴了,痛得坐在地上直哼。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这时,赵磊从那边走了过来,说:“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把脚崴了。”刘艳支支吾吾地回答。  赵磊二话不说,背起刘艳往村里的医疗室奔去。(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3: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天早上,天刚麻麻亮,江浩就起床了。  他要赶早去镇上卖西瓜,去晚了就没地方摆摊了。  村里人都种西瓜卖钱,林浩也不甘落后,种了不少西瓜,赶上老天给力,风调雨顺,他地里的西瓜大丰收。  上午,刘艳正在院里洗衣服。  突然,村里的小林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嫂子,江浩,他,他在镇上跟人打架,把人砍了,被警察抓走了。”  “打架?什么原因?”  “当时,我也在他对面不远处摆摊卖瓜,看到他跟旁边的人为了争摊位在拌嘴,后来两人越吵越凶,还相互推搡着。  我正准备过去劝他,谁知他突然发狂,顺手操起三轮车上的西瓜刀,对着那人就劈了过去。”  小林支支吾吾地跟刘艳述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猝不及防的意外,让刘艳一下就懵了,她六神无主,嘴里喃喃自语,这,这可怎么办?  后来,经旁人指点,刘艳多方打听,辗转找到伤者的家属,满脸愧疚的跪求对方谅解,只要家属同意了,那多少也能减轻点法律对江浩的刑罚。  可是,伤者正躺在医院里抢救,生死未卜,伤者家属悲痛欲绝,根本就听不进刘艳声泪俱下的哀求。  最后,江浩因故意伤害罪,致人严重重伤,被判十三年。  人生能有几个十三年?听到这个消息,刘艳崩溃了。  家里的顶梁柱说倒就倒了,刘艳欲哭无泪。  那天,刘艳去探监,江浩哭丧着脸,嗫嚅着说:“艳子,我,你,你要是熬不了,就离婚改嫁吧!”  “你这个天杀的,脾气咋就这么臭?下手也没个轻重。这下倒好,把自己弄进去面壁思过了,丢下外面一地鸡毛的家,让人怎么过?”刘艳抹着眼泪,大骂江浩不争气。  公公前两年因病医治无效去世,家里那会儿欠下的外债还没还清,婆婆长年瘫痪在床,每天都需要有人照顾。  六岁的女儿在读幼儿园,儿子才四岁,正嗷嗷待哺,全家老少吃喝拉撒的压力,让身单力薄的刘艳喘不过气来。  不管怎样,日子还是要过,家里没了男人,里里外外的活,都落在了刘艳那柔弱的肩头。  一夜之间,刘艳摇身一变,成了女汉子,主外又主内,劳心劳力的打理着这个家。  说实话,刘艳也想过,跟牢里的江浩离婚,改嫁走人,那样轻松多了,不用再这样像苦行僧似的熬日子。  但是,刘艳舍不得两个小孩,担心孩子受苦,还有躺在床上的婆婆,要是她走了,也没人照顾了。  人啊,其实就像蒲公英,看似自由,实际上,身不由己。  那天下午,刘艳在地里忙活,不小心把脚崴了,痛得坐在地上直哼。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这时,赵磊从那边走了过来,说:“嫂子,你这是怎么了?”  “刚才不小心把脚崴了。”刘艳支支吾吾地回答。  赵磊二话不说,背起刘艳往村里的医疗室奔去。(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自从江浩坐牢以后,村里的男人都对刘艳退避三舍,他们都有意识的躲避她,生怕跟她扯上什么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  恐怕到时候,江浩出来后,会受到他的打击报复,毕竟,这样拿刀说劈就劈人的恶人之妻,谁也不敢惹。  平日里,不管刘艳遇到了什么困难,村子里几乎没人帮她。  至于赵磊,他不同,他是前几年入赘过来的外来女婿。不幸的是,他妻子跟儿子外出赶集时,遭遇车祸,双双身亡。  妻死儿亡,本来他可以一走了之,但他放不下妻子那年迈的父亲没人照顾,就留了下来。  本来,刘艳刚才还有点扭扭捏捏,不想让赵磊背,怕被村里人看到了难为情。  但是,脚崴了后那钻心的疼痛和孤立无援的处境,彻底打败了她内心仅存的矫情。  矫情始终拗不过现实。  赵磊把刘艳背到医疗室,又自掏腰包给付了医疗费。  刘艳想把钱还给他,谁知他却大大咧咧地说:“不急,你一个女人家的,赚钱不容易。”  一席话,说得刘艳心里暖洋洋的。  伤筋动骨一百天,刘艳呆在家里养伤这段时间。  赵磊不请自来,家里家外的活全没落下,都默默的帮忙给刘艳干好了,仿佛就是刘艳家里的男主人。  村里人看在眼里,议论纷纷,说,入赘的赵磊又主动上门“入赘”去了刘艳家。  有人好心提醒赵磊,你小子胆真肥,江浩的妻子你也敢打主意,小心他以后出来了,拿刀劈了你。  赵磊不以为然,嘿嘿笑着说,我可没有你们想的这么复杂,我是同情刘艳太不容易了,街坊邻居帮个忙也是应该的。  没多久,这些话就传到了刘艳那里,她的婆婆,知道后也连声说,赵磊真是个难得的好心人。  唯有刘艳,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她不知道怎么感谢赵磊。  刘艳伤好后,抽空去监狱探视了江浩,她去看江浩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告诉他,自己没有改嫁,也没弃他而去。  小孩,老人,家里一切都好,让他在里面安心解造,争取早点出来。总之,自己还在等着盼着他回来,夫妻团圆。  这一次,江浩的情绪安稳多了,可能是习惯了里面的生活。他问了刘艳不少家里的事,最后,他难过地说,艳子,你受苦了。  这句煽情的话,勾起了刘艳内心深处的痛点,她双眼发红,忍不住的抽泣着。  其实,生活上的苦和累,倒还过得去。但身心的苦楚,却是最难熬的,还不便与人吐露。  自从江浩进去后,多少个漫漫长夜,刘艳独守空房,辗转难眠。  如果婚姻只是为了生肓,那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那天晚上,电闪雷鸣,下着倾盆大雨,刘艳的儿子,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发起了高烧。  刘艳急忙披上雨衣,背起儿子就往村医疗室跑。  (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不料,村医看了看小孩的病情,摇头晃脑地说,这情况,恐怕不是发高烧这么简单,我这里太简陋,治不了,你赶紧带她上县里看看。  刘艳急得直哭,抓住村医问道,“谁家有车,能上县里?”  村医想了一会,说,“这黑灯瞎火的,又下大雨,人家恐怕也不愿意拉你去啊。(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接上文:  不过,我看到赵磊那小子,前几天好像买了个二手摩托,你去问问看吧。”  刘艳来不及多想,背着儿子直奔赵磊家。  赵磊买摩托,本来是趁农闲时节,去镇上搞摩托出租的,结果还没来得及去镇上开张,却碰上了刘艳儿子这档事。  这次,古道热肠的赵磊,又帮忙把刘艳母子两人送到了县城医院。  刘艳出门走得急,身上又没带多少钱,赵磊又自掏腰包,替她垫付了小孩的医疗费。  经检查,小孩是急性脑膜炎,幸好送医及时,没有严重后果。  儿子病好出院那天,赵磊又骑摩托去县城医院,接回了刘艳母子两人。  回到家后,太阳西落,天色暗了下来。  赵磊转身想走,却被刘艳一把拉住了,她想留赵磊吃过晚饭再走。  那天晚上,要是没有赵磊帮忙,冒着大雨送儿子去医院的话,那可真麻烦了。  儿子要是有啥闪失,那江浩出来后,自己怎么跟他交待?  刘艳手脚麻利的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热情款待了赵磊。  赵磊喝醉了,恍恍惚惚之间,他看到刘艳脱光了衣服,凑了过来。  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嫂,嫂子,这,这……”  “赵磊,你对我的好,我没什么感谢你,只有用这样的方式了。”刘艳喃喃细语。  这个晚上,赵磊破天荒的在刘艳家过夜。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赵磊在刘艳家留宿的日子也多了起来。  刘艳那瘫痪在床的婆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知道,独守空房的女人,夜晚的日子最难熬。  有了男人的滋润,刘艳的笑容也多了,脸色也红润了不少,不再灰头土脸,身体也恢复了风韵的活力。  但是,街坊邻居们的风言风语也不少,有人说赵磊是傻冒,经常给刘艳干免费活,有人说刘艳不守妇道,勾引赵磊。  人啊,都喜欢对他人说三道四,反正上下嘴唇一碰,话就蹦出来了,又不用花钱,也不用为自己的言论负责。  可是,有些事,如果不是自己亲历,就无法理解当事人被现实逼到死角的窘境。  说白了,这个世上有些事,不能单纯的用理性逻辑去分析是非对错。  世间之事,并不是非黑即白,非对即错,这其中,还参杂着不为人知的灰色空间。  那里面才有着最真实的人性,是对困难的妥协和苟且活着。  有时候,面对生活残酷无情的锤打,脸面和生存,生存才是重点,其他东西,都是扯淡。  世界之大,并非人人都能做到道德无瑕。  赵磊跟刘艳,似乎对外面的流言蜚语,并不在意。  (看故事,移步公众号:红尘山海)  走自己的路,由他们去说吧,谁人背后无人说,哪个人前不说人。  人生这辈子,不管怎样,谁都难免成为他人眼里的“瓜”,谁都会摇身一变,成为吃瓜群众。  也就是自己笑笑他人,他人笑笑自己,仅此而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日月如梭,斗转星移,一晃而过,十年过去了。  江浩因在监狱表现良好,减了三年刑期,这年提前出来了。  这时候,街坊们不约而同的伸长脖子,做壁上观状,都以为江浩会找赵磊的麻烦,毕竟,头上被绿是男人最大的屈辱。  可是,江浩却没有像十多年前那样冲动鲁莽,他让众多静观看好戏的吃瓜群众彻底失望。  没多久,流言风语又满天飞,有人说江浩太窝囊,被赵磊戴了帽子也不吭声。  这些流言传到江浩耳里,他嗤之以鼻,不屑地回应:这些吃瓜群众,看热闹不嫌事大,我关进去这么多年,你们谁都不愿意伸出援手。  就等着看我的好戏,希望我找他报复,闹得鸡飞狗跳,妻离子散。  现在这劈腿出轨盛行的年代,有多少人头上被绿了还不自知?却自我良好,光看人家的笑话。  老子活得真实不虚伪,也不愿意活在你们的嘴里,就让你们无瓜可吃,无戏可看,气死你们……( 全文完 )(看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是爽快了,可害苦了你老公  于莉本来有份稳定的工作,她原来在一家贸易公司的财务部做会计,虽然工资不是很高。  但公司还算正规,各种福利待遇基本上都齐全,工作压力也不大。  而且离家不远,走路也就几分钟,就算早上起床晚了点,也不用着急忙慌的担心迟到。  说实话,于莉很在乎这份工作,老公何刚的工资也不高,双方父母每个月也要给钱。  还有每个月三千多的房贷,七岁女儿的开支等等,想起这些,她就辗转难眠。  好景不长,后来公司新来了一位领导,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  不知是于莉运气不好还是怎么的,这第一把火就从于莉开始下手了。  新来的领导设了个局,于莉不知是计,毫无防备,还傻傻往里钻,最后被迫辞职走人。  后来,有公司原来的同事告诉于莉,于莉的职位,被新来的领导的亲戚接任。  得知真相的于莉,心里充满了说不出的痛苦和愤怒,她暗暗发誓,一定要尽快找到工作。  然而,天不遂人愿,刚好这会儿,新冠肺炎疫情全面爆发,导致于莉找工作之事,屡屡受阻。  受疫情影响,封路禁足,不能出门,于莉宅在家里,老公何刚的单位也在微信群里发了通告,暂时停工休假。  夫妻俩被困在家里,大眼瞪小眼,坐吃山空,压力山大。  幸好还有七岁的女儿,每天像只活泼的小燕子,吱吱喳喳说个不停,多少也给单调的生活增添了少许乐趣。  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才盼来疫情防控解除,为了刺激经济复苏,电视里也卖力的播放倡导地摊经济的新闻报道。  ( 看走心故事,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于莉灵光一闪,一拍大腿,当下就跟何刚商量,出去摆地摊,当个小老板。  谁知,何刚沉默了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摆摊,你去就行,我可不想去,万一被街坊邻居看到了,那多没面子。”  “摆地摊,凭自己的劳动吃饭,有什么可丢人的?人家马云曾经还摆摊卖过小百货哩。”于莉白了何刚一眼,不高兴嘟囔着。  于莉说干就干,她把女儿送去了父母家照看。  然后,她又在夜市街附近路段,蹲点观察了一段时间。  最后她决定卖童装,犹太人生意经上不是说过,世上唯有小孩和女人的钱最好赚。  本来,夜市街里面有固定的摊位,但那个需要租金,每月要交好几百块,加上管理费,差不多就上千块了。  于莉从来没摆过地摊,没有经验,心里没底,加之也摸不透以后的生意到底是好还是坏,也就不想花钱去里面租摊位。  她寻思先到外面路口摆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做打算。  虽然说是小本生意,但是也不能由着性子瞎折腾,家里的经济情况摆在那里,不能胡来。  外面路口虽然说是免费摆,但显眼的位置难找,每次都得跟人争抢,去晚了还没位置。  于莉每次都早早的赶过去,就是为了占个显眼的好位置。  喧嚣的夜市街,人声鼎沸,热火朝天。  周日的晚上,街上的人流量比平时多了不少,于莉的摊位,生意也异常火爆,她手忙脚乱的给何刚打电话,让他过来打个帮手。  谁知,何刚却推说没空,毫不犹豫的回绝了她,不容她多说,直接就挂了电话。  这天晚上,于莉的摊位,生意兴隆,她一直忙到十一点多钟,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收摊回家。  一进家门,她就看到何刚葛优躺在沙发上,兴致勃勃的玩着手机游戏。  于莉的怒火,腾的一下就被点燃了,她气冲冲地说:“何刚,我在外面忙得累死累活,叫你过来忙个帮,你却说没空,躺在家里玩游戏倒来劲。”  何刚说没空的谎言被揭穿,他不争不恼,咧着嘴,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说:“当初是你自己一意孤行,要去摆地摊,现在反倒怪我来了。”  “你以为我愿意去摆摊?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就你每个月赚的那三千来块钱,家里的开支都不够?”于莉不满地吼道。  “我当初也是瞎了眼,找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赚不到钱不说,还死要面子,面子你能当饭吃吗?  我也不知道,到底图你什么东西?”于莉越想越委屈,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也许是何刚自知理亏,他低垂着脑袋,不再吭声,任由于莉发泄着不满的怒火。  翌日傍晚,天还没黑,于莉就踩着三轮车,心急火燎的赶往夜市街路口。  她怕昨天晚上那个给她带来火爆生意的“风水宝地”被人先占了。  然而,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赶到路口,她就傻眼了,平时自己经常摆摊的那个位置,已经被人捷足先登了,对方是一对卖皮鞋的夫妻俩。  此时此刻,对方正在慢条斯理的支摊位,有条不紊的摆放鞋子。  于莉有点不高兴,她的泼辣劲上头,忍不住就凑上前去理论,谁知那摆摊的两夫妻也不是吃素的。  那男的还毫不犹豫的怼了她一句,你谁啊?先来后到的道理,你不懂吗?  话不投机半句多,还没说上两句,于莉就跟对方争执起来。  于莉自持口齿伶俐,强词夺理,但对方也毫不相让,一来二去,由争执就演变成了恶语相向的吵嘴。  可是,于莉一张嘴巴,饶是再厉害,也吵不过对方两张嘴巴。  没多久,于莉就败下阵来,还被对方骂了个狗血淋头。  她心有不甘,委屈巴巴的拿起手机就给丈夫何刚打电话求援。  何刚在电话里听到于莉跟他哭诉,有人欺负她,便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到了现场,生性老实的何刚正想劝导于莉算了,人家先来先占,从道理上来说没毛病,无可厚非。  可是,于莉却不依不饶,胡搅蛮缠,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絮絮叨叨的,一会儿说对方刚才动手推了她。  一会儿又声泪俱下的指责何刚太窝囊,没有半点男人的气魄,赚不到大钱不说,老婆在外摆地摊,被外人欺负了,居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此时的于莉,活脱脱成了一个当街撒野瞎胡闹的泼妇。  这会儿,街头人来人往,不少吃瓜群众,都停下脚步,伸长脖子,驻足围观,有的好事者还拿出了手机,打算拍照发朋友圈。  何刚本来就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赶过来,劝解于莉算了。  他万万没想到,在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却遭到了于莉无情的奚落。  俗话说,树怕剥皮,人怕激气。  何刚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明显的挂不住了,为了挽回颜面,体现出男人应有的气概,他气血上涌,鬼使神差的冲了过去,跟对方争论起来。  谁知,对方那男的也不甘示弱,出口回应。  两人开始了激烈的唇枪舌剑,接着就相互推搡,何刚身体瘦弱,力气不支,眼看就要吃亏。  他快步奔到旁边卖水果的摊位上,抓起人家的水果刀,转身就朝着对方那男人捅了过去。  意外来得太突然,待于莉跟对方男人的老婆反应过来,双双扑过去拉扯时,对方那男人已经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一时间,夜市街路口,人仰马翻,鸡飞狗跳,吃瓜群众也乱作一团。  最后,警车拉着警笛,呼啸而来。  对方那男人被何刚捅伤,送进医院抢救,何刚也因此被刑拘。  自从何刚进去以后,于莉每天以泪洗面,摊也没心思去摆了。  她后悔不迭,做梦也没想到,平时里看上去老实懦弱的何刚,爆发力居然如此惊人,对人下手,丝毫不知轻重,不计后果。  本来,她心里设想,照何刚平时的性格,受到言语刺激后,他至多也就做做样子,吓唬对方一下就完事了。  可是,谁知道,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了于莉事先的预料,造成了两败俱伤的严重后果。  虽然于莉在冲突中没有直接动手,但是,她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只是这责任衍生出的后果,却让何刚独自承担了。  于莉有位同学是律师,告诉她,这事,唯有找到受害者的家属,乞求对方原谅,也许,法院才有可能会考虑减轻何刚的刑罚。  于莉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她辗转打听,终于找到了受伤男人的医院病房。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病房门。  里面最边上的病床上,受伤男人上身裹着白纱布,不知是睡觉了还是昏迷没醒,反正双眼紧闭着。  病床上方挂着的吊瓶,正缓缓的往他身体里滴着药水。  于莉推门时发出的吱呀声,惊醒了坐在旁边打盹的受伤男人的老婆。  于莉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对方却猛的站起身,上来就直接把于莉往门外猛推。  嘴里还毫不客气地说:“谁让你来的,赶紧走,我不想看到你!”  到了门外,于莉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摇着对方的手,怯生生地说:“大姐,我知道你心里很难受,可是,我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出现这么严重的后果。”  “我可不是你大姐,我叫贺妍,你今天找我有什么要事?”对方阴着脸,冷冷地说。  “贺姐,不,贺妍,我今天过来,想求你给我丈夫出个谅解书,当然,你提出的赔偿要求,我也会尽量的满足你。”于莉支支吾吾地说。  ( 看精彩故事,到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哎呦,这会知道心疼你丈夫在里面不好过了,别忘了,当初你是怎么撺掇他冲上来动手的?  要不是你用尖酸刻薄的话刺激他,他也不至于这么冲动,你只顾自己发泄情绪。  你是爽快了,可害苦了你老公,说到底,你才是煽风点火的罪魁祸首。”贺妍面无表情地说。  “对,当初是我不对,我不该挑起事端,可如今,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无济于事。”于莉哽咽着说。  说完,她已经泪流满面。  贺妍叹了口气,语气顿时也软了下来,幽幽地说:“唉,都是为了讨口饭吃,谁都活得不容易,好吧,我答应你。”(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接上文:  于莉为了筹款,最大限度的赔偿给对方,不得不把房子也卖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双方父母,街坊邻居,得知事情的真相以后,都说于莉不够贤惠,是招灾惹祸的扫把星。  要不然,何刚也不会因此而进监狱。  于莉也不敢出声争辩,毕竟,这事,自己确实有错在身,可这样的后果,谁能预料?  冲动是魔鬼,不计后果冲动之后的反噬,给于莉的生活,带来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和痛苦。  世上没有后悔药,人生也不能重来。  可是,这杯难以下咽的苦酒,是谁亲手酝酿的呢?这一切,又能怪谁呢?  ( 看走心精彩故事,尽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6 03:10 , Processed in 1.214078 second(s), 3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