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2015的伤痕

红尘故事、世间百态

[复制链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近,何玲的工厂业务扩大,订单增多,厂里又新租了仓库。  她打算对外招聘一名保安,这消息不知怎么的,传到了父亲何德仁耳里。  他毛遂自荐,自告奋勇的跟何玲说:“闺女,你看我反正呆在家里无所事事,不如到你那厂里来发挥点余热。”  何玲转念一想,没问题,反正需要雇人,自家人总比外人可靠些。  服装厂不是很大,而且女员工居多,上班下班都遵章守纪,也没有需要特别操心的地方。  何德仁每天的工作就是巡视厂区,看看仓库的材料。  其余的时间,他就坐在保安室里,时不时的抓起桌上的小酒壶,惬意的抿上两口。  然后,埋头琢磨着何玲给他新买的智能手机。  碰上不会不懂的地方,他就跑到对面厂里的保安室,向那年轻的保安请教。  一来二去,时下年轻人玩得溜溜转的各种社交软件,何德仁也操控自如,得心应手。  “何总,我想过来见你,不知你有没有空?”  发微信的是位名叫“人生若梦”的女网友,前几天,何德仁被人拉入了一个名为夕阳之美的交友群。  在群里,他认识了这位经常在群里冒泡聊天的“人生若梦”,后来,对方又私下申请添加何德仁为好友。  后来两人开了视频,何德仁看到对方是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大概四十多岁了,还说闲暇之余,就上群里聊天。  这不,刚好就跟何德仁聊对眼了。  恰巧,相互视频那会儿,何德仁正在厂里来回巡视。  对方在视频里顺便问了一嘴:“原来你是开服装厂的老板?”  何德仁听了,愣了一下,居然鬼使神差的连声应道:“对对对。”  未了,他还装模作样的感慨道:“其实工厂也没多大,就是混口饭吃而已。”  ( 看走心故事,尽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就这么故作低调的语气,却彻底的让对方信以为真了。  对方不无羡慕地说:“老板,你可真谦虚,开了这么大的工厂,还说混口饭吃,哪天我吃不上饭了,就过来跟你混饭吃。”  视频过后,两人就经常在微信上聊天,对方倒是直白坦言的告诉何德仁,她叫于佳。  前几年,她丈夫在外面玩婚外情,被她发现,夫妻俩就此分道扬镳。  现如今,她带着十来岁的女儿,母女俩相依为命的熬日子。  何德仁则在微信上告诉于佳,自己打拼多年,流血流汗,一路走来,开了个服装厂。  眼看苦尽甘来,富裕日子就在眼前,可自己的老伴却因病撒手人寰。  膝下只有一女儿,现在身边帮忙管理工厂事务。  凭着三寸不烂之舌,何德仁在微信上跟于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硬是口吐莲花,把自己吹嘘成了事业有成,成熟稳重的多金男。  就这样,何德仁一番巧舌如簧,把于佳唬得一愣一愣的,并对他的服装厂老总身份深信不疑。(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一个是离异多年,空虚寂寞的深闺怨妇,一个是丧妻已久的孤独老汉,彼此都需要心灵的慰籍。  两人在微信上聊得热火朝天,好几次,于佳都忍不住的跟何德仁说,想过来跟他见面。  但是那段时间,何玲整天守在工厂,时不时的还在厂里晃悠。  这多少让何德仁有所顾忌,毕竟这工厂不是他说了算,闺女何玲才是真正的工厂掌门人。  所以,每次于佳在微信上问何德仁,什么时候方便见面时,何德仁都找借口推辞。  不过,前几天,何玲跟丈夫一起双双出国考察了。  临走时,何玲告诉何德仁说,可能要二十多天才能回来,让何德仁多留点心,注意工厂的防盗防火方面的安全。  何德仁拍着胸脯说:“你就把心放肚里吧,你老爸我做事什么时候出过差错?想当年……”  “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何玲笑着说,打断了何德仁想继续往下吹嘘的话头。  何玲不在厂里,虽然工厂还有何玲聘请的厂长。  ( 看精彩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  但何德仁在工厂里,常常以太上皇自居,不把他放在眼里,那厂长也是聪明人,对何德仁的所作所为视而不见。  得罪不起的人,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此甚好。  这里,何玲夫妻俩前脚刚走,那边,于佳在手机上要求见面的信息又来了。  这回,何德仁不再有任何顾虑,豪气冲天的回复,同意约见。  未了,又把自己的地理位置发了过去。  发完信息,何德仁连忙跑到不远处的理发店,把头上的白发染成了黑色,回来后,又换上了何玲曾经给他买的新衣服。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何德仁多年不务农事,衣食无忧,养得白白胖胖。  精心拾掇下来,看上去,他至少年轻了十来岁,根本看不出他是年近花甲之人。  其实,于佳离何德仁也没多远,就在邻市,三个小时不到,她就辗转坐车,找了过来。  两人见面,短暂的寒暄过后,双方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满意的信息。  何德仁不慌不慌的带着于佳,装模作样的在工厂车间参观了一番。  何德仁天衣无缝的说辞和滴水不漏的神操作,让于佳目瞪口呆,信得心服口服。  这让何德仁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当晚,两人就睡到一起。  何德仁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老了,居然魅力不减当年,桃花还这么旺,还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  早上起来后,于佳拢了拢脑门上的刘海,笑着问道:“何总,你厂里还招人吗?我跟你混口饭吃。”  招聘,事关重大,得根据工厂的生产情况而定,说实话,何德仁还真不敢自作主张,私下招人。  “这个,暂时不缺人。”何德仁挠挠脑袋,找借口推辞。  未了,他又打趣笑着说:“工厂员工倒是不缺,就是身边缺个老伴。”说完,还睨了于佳一眼。  “何总你说话真直爽,不少男人打着交网友的旗帜,其实心里想的都是打免费炮而已,像你这么直说找老伴的,确实少有。”于佳直言不讳。  “那可不,那些花招都是小年轻玩的,现在可是倍速时代,手机都上5G了,再说咱们都一把年纪了,时间上也经不起挥霍。”何德仁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没过多久,何玲也从国外考察回来了,纸里包不住火,她也知道了这事。  那天,吃过午饭后,何玲开门见山地问道:“爸,听说你走桃花运了?”  何德仁尴尬的挠挠脑袋,一声不吭。  “爸,有些话本来不该我讲,但不讲,我心里又堵得慌,难道你忘了我妈是怎么死的?  还不是你以前经常跟镇上那个孙寡妇勾三搭四,我妈看不顺眼,经常为此事跟你拌嘴生闷气,一气之下寻了短见,这才早早的走了。  谁知你来了我厂里,还秉性不改,玩出了这样的闹剧,整得全厂人尽皆知,连我也跟着丢脸,出门怎么见人?”何玲直言不讳。  “那,那谁知道这城里的女人,套路这么深,为了骗钱,连贞洁都不放在眼里。”何德仁小声嘟囔着。  “得了,现在不是旧社会,贞洁能值几个钱?再说了,那些刚刚认识就对你非常热情的人,往往都是带着某种目的而来的。”何玲哭笑不得。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这世界变化太快。”何德仁喃喃自语。  不过,花了五万块,就换来一夜欢娱,确实亏了,看来,这场网恋就是彻头彻尾的骗局。( 全文完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惊人的巧合  前段时间,听同事讲了这个小故事,他们那里有个小伙,在三岁的时候,他爸爸在一次与他人的争吵中不幸被对方杀了,后来抢救无效去世,那时候这小伙还很小,他妈妈便带着他改嫁去了外省。  这杀人凶手知道自己惹下了大祸,便畏罪潜逃了。  当时因没监控,一直也没有抓到。这小伙六岁时,有一天在自己家的阳台玩,当时他妈妈出去上班了。  就他自己在家,结果在玩耍的时候,一不小心就从五楼的阳台上掉了下去。  好巧不巧,结果正好下面有一个人骑摩托车从楼下经过,他就掉在那个人身上,居然毫发无伤。  而那个骑摩托被砸的人却抢救无效,死了,后来,警察调查以后,都觉得很神奇,从五楼掉下来,他居然一点伤也没有,倒是下面骑摩托车的人被他砸死了。  但是出了命案,本来要追究监护人的责任的,结果在调查死者的身份时,发现死者居然是一个在逃的杀人犯。  警方通过进一步仔细调查,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个被砸死的人就是几年前杀死这小伙爸爸的那个凶手。  当时,这件事情还上了当地的新闻报道,人尽皆知,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因果循环,真实不虚。  ( 看走心故事,移步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毫无征兆的,江海失踪了!  那么成熟稳重的人,说不见就不见了,手机也打不通,同事和朋友圈我也打电话问遍了,个个都三缄其口,说不知道。  这段时间,我几乎要抓狂发疯了,公公生病住院,两岁的儿子也病了,两头三天来回跑,我忙得焦头烂额,心力交瘁。  我本非超人,却硬生生的活成了超人。  说老实话,我对江海的感情,真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那俊朗的外表和正直不阿的人品。  ( 看精彩走心故事,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  恨的是他对我那些朝令夕改的承诺,比如说,他前脚刚跟我说,要陪我出去走走玩玩,后脚就因为接到电话,突然翻脸变卦,丢下我暗自伤神。  我至今仍然十分清楚的记得,跟他扯证结婚那时,有同为警嫂的大姐笑吟吟地跟我说,警嫂这称呼,看上去很美,但是不好当哦。  当时,我完全沉浸在甜蜜的爱情里,不以为然。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更多的时间,是孤独寂寞冷,长期以来,还硬是逼着我活成了女汉纸。  我怀孕那时候,肚里那小家伙很不老实,老是在里面使劲儿的折腾我。  各种孕吐反应非常严重,吃什么吐什么,有时候,吐得昏昏沉沉,浑身无力。  江海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下班回来后,变着花样,给我做爱吃的菜。  可现实情况往往是,菜做到一半,还在锅里半生不熟,突然间来了个电话,他就心急火燎的走了。  后来,这事不知怎么的,被我母亲知道了,她心疼我这小棉袄,自告奋勇,不辞劳苦过来,给我当起了免费的保姆。  快要临产时,我下面有点不规则的出血,母亲有点担心我的身体,硬是要求江海,提前送我去医院待产。  刚到医院,我肚子就疼痛难忍,妇产科的医生见了,连忙将我拉进手术台,准备助产。  这时,医生拿着手术单出去找家属签字,喊了半天,却找不到江海。  医生满脸疑惑,进来跟我说:“之前送你过来那男的是谁?怎么一转身就不见人了?”  我知道,江海又被单位上的电话给临时叫走了,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我已经心如止水,见惯不惊了。  “他,他只是一位好心的路人,刚才在外面马路上,我突然疼痛难忍,他出手相助,就送我过来了。”我一本正经地跟那医生胡说八道。  这可不,说是丈夫,其实就跟外面大街上的路人甲差不多,要不然,哪有老婆在医院就要临产了,丈夫却撇下她不管,直接走人的?  医生听了,摇摇头,说,你心真大,赶紧的,叫你家属过来吧,生儿育女可是人生的大事,马虎不得。  江海我是指望不上了,我只得打电话给我母亲,让她过来医院照顾我。  母亲到了医院,对江海的临阵脱逃颇有微词,只是碍于病房里还有其他外人,隐忍不发。  儿子生下来三天了,江海才满脸愧疚的赶回医院,看到他那胡子拉碴,疲倦不堪的神态。  我的满腹牢骚,转瞬之间又变成了满满的心疼,忍不住嗔怪道:“又熬夜了吧,看你那两个黑眼圈,都快成大熊猫了。”  他咧着嘴,苦笑着说:“老婆,你能理解我,我就知足了,小家伙呢,让我看看长得像谁?”  这时,我母亲正抱着小家伙走了进来,话里有话地说:“你还有啥不知足的,啥事都不用操心,轻轻松松当了爸爸。”  江海被怼得脸红耳赤,尴尬的傻笑着,母亲开口还想说什么,我使劲咳嗽了两声,才止住她想继续往下说的话头。  其实,母亲不满江海对我照顾不周,更多的是因为心疼我,而我,又理解江海在工作上的身不由己,转而又心疼他。  人啊,就像蒲公英,看似自由,实际上,往往身不由己。  那天傍晚,住在乡下的婆婆突然打电话给我,说公公不慎在屋后的菜园地里摔了一跤。  现在昏迷不醒,情况不容乐观,还说打江海的电话又打不通,只好打电话跟我说。  我知道,江海的电话有时候是打不通的,这是他的工作要求,与家属暂时性“失联。”  撂下电话,我把儿子丢给母亲照看,急急忙忙的叫了个的士,往乡下赶去。  江海是家里的长子,他还有一个妹妹,远在千里之外的沿海城市上班,一时半会的,这远水也解不了近渴。  我赶到婆婆家时,天已经黑了,来不及多说什么,我请司机搭把手,把江海的父亲弄上的士车,送到了县城医院。  在医院里,婆婆抹着泪水,跟我埋怨说,后悔当初让江海去考了警察,如今到头来,家里人有急事了,全靠不上他。  我强颜欢笑,只好安慰婆婆说,江海这工作,本身就是舍小家为大家的职业,习惯就好。  婆婆听后,便不再吭声了,俗话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翌日上午,我母亲打电话跟我说,两岁多的儿子脸红耳赤,哭闹不止,她探了额头,好像有点发烧。  得,这边一个老的,还躺在病床上没好,那边一个小的,又跟着病了,这不是要人命吗?  我跟满脸焦虑的婆婆交待了几句,又打车往回赶,当时的我,孤独交瘁,犹如鱼在旱地,急需有人援助。  在车上,我忍不住拨了江海的手机,还是打不通,毫无来由的,他仿佛人间蒸发了。  联想到曾经在电视上看过的新闻,难道江海因为工作的原因,得罪了十恶不赦的歹徒,被人家报复,遭人暗算了。  ( 看精彩走心故事,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  不知怎么的,越是亲近的人,内心往往越容易萌生出胡思乱想的念头。  赶回家里,我抱起儿子,又急急忙忙的赶往医院,母亲不放心,也跟在我后面。  到了医院,母亲说,应该给江海打个电话,他可是孩子的爸爸,不能净当甩手掌柜。  我连忙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我不敢跟母亲如实透露,江海的电话老打不通,人也不见踪影的事。  我有点担心,万一好的不灵,坏的灵,他被人暗害,一语成谶了怎么办?  经检查,儿子只是受了点风寒,感冒发烧,其它并无大碍,我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  下午,婆婆又打电话给我,先是问我,小家伙的病情怎样,我说不要紧。  最后,她又说,公公的检查结果也出来了,病情不严重,医生说,下午就可以出院回家。  我心里长吁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记得我第一次跟江海上门见他父母时,两位长辈乐不可支,笑容满面。  那天,老两口忙活了大半天,杀鸡宰鱼,弄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热情洋溢的招待我。  吃饭时,婆婆拉着我的手,说,以后要是江海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教训他。  公公抽着老旱烟,插嘴说,对,江海这小子要是犯浑了,我们绝不护犊子。  这场面,让坐在旁边的江海,羡慕嫉妒恨,直呼不公平,说这父母当的,有了儿媳就忘了儿子。  后来,结婚时,婆婆神神秘秘的塞给我一个祖传的玉镯,公公掏出了一本存折,让我们买了房子。  我知道,这是老两口毕生的积蓄,公公年轻时在镇上小学教书,工资也不高,婆婆就在家里种菜卖。  平时,在电视上,以及街坊邻居的口水里,听过其他不少婆媳关系不好的事例。  也许,老天垂青我,江海的父母,通情达理,豁达开朗,我与他们,关系融洽。  人心都是肉长的,投桃报李,谷好米好,米好饭好,相辅相成,单方面的好都不长久。  那天下午,我带着儿子在小区楼下的公园里玩,那小家伙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玩得不亦乐乎。  突然,有个男人从外面进来,径直就往儿子走去,他还挥舞着双手,边走边叫:“儿子,叫爸爸。”  我循声抬起头,看到了江海那熟悉的脸孔,此时此刻,心里似乎有千言万语,但却无法说出口。  最后,我喜极而泣,嗔怪着说:“江海,你失踪大半年了,到底去了哪里?我还以为……”  江海咧着嘴,笑着说:“半年不见,你以为我被人KO了是吗?你以为见不到我了是吗?你看,除了晒黑点,我这不是完好无损的站在你面前。”  这时,三岁的儿子迈着小短腿,踉踉跄跄的走了过来,仰着小脸,指着江海,奶声奶气地问我:“妈妈,他是谁?”  我心里一酸,认真地说:“他是你爸爸。”说完,又转头对江海小声嘀咕着:“看你这父亲当的,多失败,连儿子都不认识你了。”  “你不知道,这大半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做梦都在担心你。”我嗔怒着,伸手使劲的拧了他胳膊一把。  江海也不吭声,一把抱起儿子,使劲儿的一阵猛亲,脸上的胡须把儿子扎得大哭。  原来,半年以前,有个特大跨国贩毒犯罪团伙,悄悄的潜入了国内,这些犯罪分子,分工合作,阴险狡诈,走私毒品,对社会危害极大。  江海所在的单位接到上级命令,为了连根拔除这个无恶不作的毒瘤,江海跟几位同事,悄悄的出了国门。  潜入了贩毒集团内部,历尽千辛万苦,耗时数月,最后才里应外合,端了这个贩毒团伙。  未了,他双手一摊,耸耸肩,无奈地说:“在国外当卧底的那段日子,我心里也无时不刻的想念祖国,想念家人。  也想跟你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可是,现实不允许,为了安全,所有与外界的联系,都必须无条件的中断,等于成了活死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算是命大,还活着回来了,有些战友,已经英勇牺牲,长眠异国他乡,你说,他们的家人,该有多悲伤。”江海眼睛发红,难过地说。  “曾经,我也有好几次想要放弃这份工作,撂挑子不干了,但是,我总会想起当年带我实习的那位老警察跟我说的话。  如果人人都不愿意付出,不愿意做出自我牺牲,那国家和人民,社会的公平正义,将由谁来守护?”江海认真地说。  “道理是这么说,但是你也得多注意自己的安全,你不但是大家的守护神,你还是这个小家的顶梁柱。”我看着江海,眼睛里写满了敬意。  舍小家,为大家。  红尘俗世,众生皆苦,没有人会被命运额外的眷顾,所有的岁月静好和现世安稳,不过是有默默无闻的若干守护神在前面遮风挡雨,保驾护航。  阳光所及的地方,看不到黑暗,只是因为有人阻挡了黑暗,这样的人,才是这个时代,最可爱,最可敬的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24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21-1-13 23: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燕,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买东西,你统统都带走,我可不要。”吴刚口气生硬地说。  “吴刚,你别误会,我不是给你买的,我是给你女儿买的,你看,她妈也走了,没在身边……”陈燕尴尬地笑着说。  说完,她马上退了出来,走到外面的树荫下,上车打火,一脚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这一切,都被陈燕的丈夫刘勇请的私家侦探于大海收尽眼底,并拍了下来。  陈燕十六岁那年,正读高一,有天下午,放学回家,走到一偏僻路段,被歹徒偷偷的从后面打晕,并拖到草丛里,欲对她行不轨之事。  这时,镇上小学的代课老师吴刚,正好骑车从此经过,看到了草丛里的动静,他扔下车子,奔了过去。  吴刚吼了一声,他本想借势恐吓对方及时收手,可歹徒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一幅瘦不禁风的身板,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继续埋头作恶。  他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两人相互撕打在一起。最后,一翻搏斗,歹徒跑了,陈燕被救,但吴刚也因此而负了伤。  他跟歹徒撕打翻滚时,不幸**丛里的尖石块戳中了下身,伤到了命根。  当天,陈父就知道了这事,他沉默了一会,告诉陈燕,这事,就此打住,不能跟任何人透露,更不能报警。  陈父说:“你一个黄花闺女,还没出阁,这事要是传了出去,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是啊,人言可畏,流言蜚语,杀人不见血。”陈燕母亲也在旁边随声附和。  吴刚受伤后,他父母知道这个消息后,叫苦不迭,连声追问他,是什么原因受了伤。  然而,吴刚却淡淡地说,自己骑车不小心摔了一跤,他心里明白,陈燕还是花季少女,名声很重要。  救人救到底,自己还是选择做个默默无闻的慕后英雄算了。  陈燕心有不安,偷偷的跑到医院,探望吴刚,她来到吴刚的病床前,腼腆地说,“吴老师,我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我,我给你鞠个躬吧。”  说完,陈燕诚心实意的弯腰给吴刚鞠了几个躬,吴刚看到陈燕那呆萌的神态,笑着说:“没事,路见不平,谁都会拔刀相助的。”  说实话,吴刚出手搭救陈燕,当时也是出于热血冲头的本能反应,他压根就没想过图什么回报。  施恩不图报,图报不施恩。  此去经年,陈燕大学毕业后,在省城谈了男朋友,后来结婚生子,夫妻俩一起创业,公司做得风生水起。  ( 看走心故事,可移步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先暏为快 )  年底,陈燕回老家,受邀参加了同学聚会。期间,她听同学说起了代课老师吴刚的情况。  有同学说,吴刚心好善良,古道热肠,喜欢帮助他人,但人好命不好,命运多舛。  他的婚姻非常不顺,结婚没多久就离了,之后经人介绍,结了婚,后来没过多久,不知怎么的,又离了。  屡结屡离,他仿佛中了离婚的魔咒似的,有人说他八字太硬,克妻。  于是,他父母托人给他介绍了一位同样命硬的寡妇,这寡妇还带来了一个才六岁的女儿。  原本以为,这回两人应该能过得长久了,谁知,也没有过多长时间,那寡妇居然丢下自己带来的六岁女儿,直接不辞而别,杳无音信。  后来又有传闻说,吴刚曾经摔了一跤,命根受了伤,那方面功能不行,不能过夫妻生活。所以,他的几任妻子都不约而同的跟他离婚走人了。  但是,这样的隐密事,谁知道是真还是假?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说完,同学们又是一阵唏嘘。  过完春节,陈燕回到省城,不想却阴差阳错的碰上了吴刚。  那天下午,陈燕去洗车,在洗车店旁边的修车店,她发现吴刚正趴在一辆车下忙活。  (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61

帖子

531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3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35:37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上文:  陈燕凑了过去,盯着他看了半天,最后,吴刚发现了她,开口调侃着:“大美女,你看得这么认真,难道想学修车?”  “对啊,就看你愿不愿意带学徒。”陈燕调皮的回答。原来,吴刚的代课老师的工作早就没干了,出来跟在亲戚后面,学起了修车工。  车子洗好后,陈燕没有急着走,她在等吴刚下班后,请他吃个饭,算是迟来的致谢宴。  谁知,吴刚搓搓手,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吃饭就算了,万一被你丈夫知道了,容易引起误会,那我不就成了破坏你们幸福婚姻的罪人?”  陈燕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好吧,以后有空再说。”吴刚哪里知道,陈燕的婚姻,表面看上去岁月静好,其实,里面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  ( 看走心故事,关注微信公众号:红尘山海 )  男人有钱就变坏,这话不是绝对,但也不无道理。陈燕的丈夫刘勇,创业成功,收入巨增。钱多人胆大,他就开始在外面勾三搭四,绯闻不断。  陈燕对婚姻有洁癖,无法跟他人共享同一个男人。她平静的跟刘勇提出了离婚,并要求对方净身出户。  可是,刘勇却满脸的不屑,嚷嚷着说:“离婚是你先提,还说我出轨,要我净身出户,证据呢?没证据,你这就是诬蔑。”  几句话,呛得陈燕哑口无言。  刘勇虽然婚内出轨,在外偷腥,陈燕也只是耳闻而已,她手里并没有掌握到对方出轨的确切证据。  自此,陈燕跟刘勇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刘勇经常借口业务繁忙,夜不归宿,婚姻已经名存实亡。  陈燕也图个清静,儿子放在贵族学校读书,无需过多操心。  后来,陈燕经过打听,得知吴刚的女儿也带了过来,在寄读子弟学校读书,于是,她经常买些学习用品和零食送过去。  然而,不知怎么的,吴刚对陈燕送的东西,好像不太领情。也许,是吴刚自尊心太强烈。  那边,刘勇正陷在小三的温柔乡里,不可自拔。  晚上,两人在酒店云雨过后,小三问:“刘勇,你那个财产转移的事,办得怎么样了?”  “你放心好了,我不但把财产转移了,还正找人在调查她的情况,到时候,证据在手,我要她一分钱都捞不到。  那疯婆子,还叫嚣着要我净身出户,想跟我玩儿,她还嫩了点。”刘勇得意洋洋地笑着说。  “好,你那边办好了,我就放心了。反正我跟家里那死鬼一没孩子,二没财产可分,他整天也不着家,不知道在外面瞎忙啥,我离婚只是一句话的事。”小三说。  这天下午,有位自称于大海的男人给给陈燕打电话,约陈燕在一家咖啡厅见面,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想跟她谈。  陈燕准时赴约,于大海开门见山地说:“我是你丈夫请来跟踪调查你的私家侦探……”  陈燕一脸懵逼,愣在原地,她做梦也没想到,刘勇居然还跟她玩这样的阴招。  没多久,陈燕跟刘勇的离婚官司在法院开庭审理。  自信能稳操胜券的刘勇,却不幸遭遇了滑铁卢,惨败而归。  他与陈燕的财产之争,输得落花流水。事后,刘勇气急败坏,打电话责问于大海。  “姓于的,我雇你办事,你突然反水?关键时刻,把我的证据交给对方,对方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你有没有一点良知?”  “姓刘的,你也配跟我谈良知,你先摸摸你自己的胸口,看看你的良知还在不在?你在外面偷腥出轨,  还偷偷转移夫妻共同财产,妄想让对方净身出户,你不输官司才怪。”于大海不甘示弱,振振有词的反驳。  “你是谁呀?在我面前当圣母,还长篇大论的给我上政治课?”刘勇忿忿不平。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输了官司,我就开心。”于大海暗自偷笑。  世事无常,变化莫测,可叹刘勇,用心良苦,千般算计,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强求来的是祸殃。  ( 未完待续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6 04:40 , Processed in 1.193526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