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矛盾过去

我的前半生之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复制链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节课我不敢和她讲话,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她那里,仿佛灵魂爬出了我的躯壳轻轻地伏在她的身上。  突然,下课铃响了,一下子把我拉回到了现实之中,她转过脸看着我说:“下课了。”  她好像感觉到了我的魂不守舍。  我尴尬的笑了笑。  “你刚才好像没有注意听讲吧?”她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有点结巴:“没……没有啊!”  她主动介绍:“我叫冉秀,冉冉升起的冉,风光秀丽的秀,你叫什么名字?”  我说:“我叫秦欢,秦始皇的秦,欢乐颂的欢。”  我发现每个人在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都是很自信的,可以消除一切的紧张和胆怯。  说这句话时,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豪迈和勇气,觉得我的人生在这一刻即将腾空而起,开始新的征程。  这一切是冉秀带给我的,这使我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一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那天起,我每天都盼着上学,每天都和冉秀有说不完的话,每一天都过得充实而自信。  冉秀告诉我,她爸在学校附近的另一个部队当领导。  我也不知道领导是什么,只是感觉应该是个比较大的官,可能相当于校长那么大的官吧。  当时在我的认知世界里,校长是最高统帅,校长掌管一切,可以管我爸。  我爸在我上五年级的时候转业到了地方单位,在另一个区分了一套住房,所以我上学都是搭  公汽,她爸妈也很忙,白天都不在家,所以我们中午都在学校食堂吃饭,自然的每天接触的时间就更多了。  直到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好像一切都变了,我和她之间的关系好像发生了某些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是哪里变了,能感觉到确实和以前不一样了。  自从认识她以后,我和她之间没有男女之别,说话、嬉笑、打闹都是毫不犹豫的,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可是现在一言一行都多了一个考虑的时间,虽然是很短暂的。  比如我们以前说话的时候都可以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和她在某些时候都会刻意地去回避对方的目光,就好像那是一道电流,碰到就会受伤害一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是临近毕业的时候,应该是五月份,已经开始穿短袖了。  有一次上课,我的手肘不小心挨到了她的小臂,觉得肌肤触碰到了一丝冰凉,很舒服,但只有0.1秒,可能还不到0.1秒,我的脑海中出现一句警告:“她是女生,我不能贴着她!”  我瞬间挪开了手臂,与此同时她也轻轻的移动了一下手臂,但此时我的内心另一个自我又在渴望着与她接近......  每次我都装作无意识的碰到她,每次双方都下意识的分开,这样持续了几天。  几天后的某一节课,我发现我们居然很自然的贴在一起有将近一节课的时间,这种感觉从未有过,整个人都是温润的,不干也不湿,不热也不冷,恰到好处,我沉浸在其中,慢慢的享受着。  我偷偷的看了她一眼,她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老师讲课,但好像眼神有点发呆,不会是她也在享受这从未体验过的快感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突然,一阵刺耳的下课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从未觉得下课铃如此的尖锐,简直是刺穿了我的耳膜,整个身体都炸开了。  我们两个几乎在同时,全身抽搐了一下,这是人在聚精会神的做着某一件事,被突然地打断才会有的本能的反应。  我们的目光对视了一瞬间,又各自迅速撤离。  我起身去上厕所,回来后心情平静了许多。  在回教室的路上我就在想,怎么试探她一下,看她刚才是不是和我一样在享受。  我故意问她:“老师刚才讲的方程怎么解啊?”  她的脸上迅速泛起一片红霞,甚是好看,“我......我没听懂。”平常伶牙俐齿的她居然结巴了。  忘了交待了,冉秀是数学课代表,语文也不错,平常讲话像机关枪,我都讲不过她。  完全验证了我的猜测,她产生快感了,她也进入了青春期,她也有了第一次的春心萌动。  我当时也只想到这里,也并没有更加深入的想法,也没有更多的男女之间的知识储备,但我却产生了强烈的探索男女之间奥秘的好奇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记得是哪位伟人曾说过:好奇心是人类进步的原动力。  从那一天起,我每天都在进步。  我每天都特别地关注她,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控制不住的想看她,想听她的声音,想知道她的一切。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  一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第一个来到了教室,坐在座位上,注视着教室门口,期盼着冉秀的出现。  她来了,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下身穿着深蓝色百褶裙,脚上穿着一双白色运动鞋,露着一段圆润白皙的大腿,都能看到皮肤下的细细的青筋和红色的血管。  为什么是圆润呢?因为她有一点微胖,但我喜欢,我觉得恰到好处,一点都不肥,反而觉得更有亲近感。  再往上看,咦!怎么有两只小白兔在上下跳动,我好像知道是什么,又好像不知道,我感觉到全身发热,又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她越走越近,小白兔越来越大,瞬间遮住了我的整个视线……  正当我迷茫之际,耳边传来了一声细微的娇嗔:“你看什么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没……没啊,没看什么。”  她坐下后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我的小臂:“靠旁边坐一点。”  我这才发现,由于看她入了神,屁股微微离开了座椅,身子向右前方倾斜着,她坐下来以后和我紧紧贴在了一起。  我赶紧坐正了身子,但整个脑海里全是那两只小白兔,我忍不住斜眼偷瞄她的胸前,现在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跳动,但却在上下起伏,而且频率很快。  我绞尽脑汁,搜索着大脑的存储,一个个类似的场景出现在眼前……  终于找到了,好像在电视里看见过,泳装!对,是泳装!  女人在海边穿的,只把胸前和下身包住的衣服,布料很少。  当时我就有个疑惑,为什么要把它们包裹住呢?看样子还勒得很紧,真想把肩上的那两根带子撸下来,把那两只小白兔释放出来,它们应该也想出来透透气吧,怪憋屈的。  我真想把冉秀的衬衣扣子解开,看看里面那两只可爱的小白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只能想想,真要去解女生的扣子,我可真没那个胆。  与此同时,我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  这种生理反应最近越来越频繁,它的每次到来让我既害怕又期盼,怕的是每次都是看到冉秀就有这种反应,下意识里觉得有一种犯罪感。期盼的是,那确实是一种愉快的感觉啊!它来的那么强烈又那么直接,根本无法抵御。  我浑身发热,又清晰的听到了自己的心跳。  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  “冉秀,我觉得你长得好可爱呀!”我柔声的说道。  冉秀微红着脸,不敢正眼看我,从牙缝中挤出一丝小得只有我能听见的声音:“哪里可爱?”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是哪里不一样了,冉秀知道害羞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和我有说有笑的,现在时不时的会脸红了。  我笑嘻嘻的说:“脸长得圆圆的,像个洋娃娃。”  “讨厌,嫌人家胖就直说!”冉秀撅起了小嘴,显得更加可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急忙解释:“不是不是,我真的没觉得你胖,如果你这就叫胖,那天底下的母猪都要撞墙了!”  “噗呲”一声,冉秀掩着嘴笑了出来,笑得那么开心,笑得那么得意,笑得我的心儿也醉了。  “我给你起个小名怎么样?只有我们两个知道的。”  “说来听听。”冉秀答道。  “小、肉、球。”我一字一顿的说。  冉秀用手肘狠狠地撞了我一下,愤愤地说:“还说你不是嫌我胖!”  我说:“真的不是啊!我只是觉得你长得很可爱、很漂亮、圆圆的,比那些尖嘴猴腮的好看多了!你觉得不是吗?”  冉秀边摸着自己的脸边说:“看似有点道理,其实我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蒙混过关了,我心中暗喜,其实“小肉球”是形容那两只小白兔的,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词了,累死我了,不由得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从此以后,我经常叫她“小肉球”,她也欣然接受了,看得出,她也很喜欢这个只属于我们的名字。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到了六年级期末的最后一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天只上半天课,中午吃完饭,其他同学都走了,我和冉秀好像很有默契一样,都没有走。  平常热闹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有点不适应,只有我和冉秀小心翼翼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见。  偌大的教室,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我们都没有出声,对方的每一次呼吸都能听见,还有窗外树叶尽情地亲吻、抚摸的沙沙声,还有我自己的心跳声,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声响。  我们从来没有单独相处过,这样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还是第一次。  还是冉秀打破了沉寂,小声的问我:“你初中是不是要去别的区上啊?”  我小心的回答着:“嗯。”  我话音未落,她就略带急切地问道:“那我们以后是不是就不能见面了?”  我无奈地说:“不知道。”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以后能不能见面,或者说完全想不到以后会怎样。  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离别,这是第一次,我觉得好伤感,心里有一丝酸楚,还有一丝惊慌,我不知道这样的回答,冉秀会不会很伤心,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多年以后,我们真的又见面了,而且是那么地狂热又那么地细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2

帖子

7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71
 楼主| 发表于 2021-1-13 23: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冉秀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红色的小布包,大概只有手掌的一半大,上面绣着金色的花纹,非常精致。  “这是我爸出差从浙江带回来的珍珠项链,你看!”说着,她把小布包递到了我手上,我伸出手去接,无意中触碰到了她的手背,一片柔软的肌肤,很滑、很软,我们顿时像触电一样把手往回一缩,差一点没抓住那小布包。  小布包上有一个中国结编的扣子,我把小布包放在桌上,小心翼翼的解开扣子。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见过珍珠。  我伸出食指和大拇指,从小布包里轻轻地把珍珠拉出来,映入我眼帘的是一串粉白色的小珠子,其实严格讲应该不能算是珠子,因为它们每一颗的形状都有一点不一样,基本都是椭圆形,就像红豆那么大,每一颗上面都是凹凸不平的,从不同角度看颜色会有点不一样。  这时,冉秀低着头,红着脸小声地说:“能不能给我戴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6 03:27 , Processed in 1.17731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