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南地北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56|回复: 63

三万公里追梦记——傻女裸辞闯印度

[复制链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发表于 2021-1-14 20: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Hi,我叫MIN。  一个爱做梦的女人,现在正荣幸的走在追梦的路上。  原中石油员工,曾经的“蓝领杜拉拉”,后离职环游世界,路上遇见了他,现在追逐着我们的新梦想!  这不是游记,没有吃喝拉撒;里面的故事也不惊心动魄,吸人眼球。  但她是一个真实的旅行故事,是我平凡却又不一般的个人经历。    不想遁着家人和社会所指的路,庸庸碌碌过完这一生,我拼了命也要使自己的人生过得不一样。不怕改变,因为我相信,变才通,不论是好还是坏,安住当下,不惧将来。相信,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离职了,很俗地也想去寻找自己。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自己不过是所有曾经经历过的总和。它不在我的躯体里,也不是我曾经的过往,而是那些经历与经历间的连接,梦想与现实间的碰撞,那些脑回路间点点滴滴的联系。  我就是我,今天或许坚强乐观,而明天又会悲观脆弱。纵使经历了那么多,却依旧时常否定自己,不自信。但,不完美的我不仅承认自己的缺点,而且更加努力使自己变得更好。那个每天坚持进步,不肯放弃自己的我,才是真的我。    离职之后去环游世界了,从东到西,亚洲、中东、非洲再到欧洲,再从西到东。不仅仅是旅行,还在瑞士旅居。四年间,我亲眼看到各色人种各自的生活,他们有着自己的文化习俗,自己的信念。世界真的很大,很精彩,值得你去踏足,去玩味,去欣赏。  不管是印度不可思议的文化理念,伊朗传统美丽的清真寺和淳朴的风土人情,还是非洲令人惊叹的自然奇观和野性的野人部落,欧洲的现代文明和美丽古老历史,都深深的吸引着我,不可自拔。  我依然深深地记得,当我在非洲埃塞俄比亚,亲眼看见沸腾得有如一口热锅的活火山时,我泪流满面,只想叩谢苍天:感谢你,让我此生为人,能够亲眼目睹并感知这一切,这一生已足矣!  我很幸运,环游世界的同时还寻觅到了我的爱人。是他,让我的人生更加完整。不管是爱情的甜蜜,痛苦,希望,平淡和心酸都一一尝遍。最值得庆幸的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我们依然选择紧牵着对方的手不放开。在爱的过程中,我们也在成长和改变。  如今,我们又有了一个新的甜蜜而有爱的梦想,代表着我们曾经和现在的欢乐时光,她将传递我们的爱和祝福,一直到每一个人和每一个地方。    这就是我的故事——一个爱做梦的人走在追梦的路上,仅此而已。不管结果如何,追了就无憾!  不管你能不能看到我的故事,能不能看到这段话,我只想告诉你,有梦,就去追!  梦想,一定会成真的!  2017.4.24 重庆渝中


上一篇:夜美海垦路
下一篇:新西兰南岛14天房车自驾游 休闲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去印度哎,但又怕危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加尔各答初相识  “妈,我已平安抵达加尔各答,一切顺利。你和爸都别担心,有事我会及时和你们联系的。”刚下飞机,我就给妈妈发了条短信。  一个月前,我做了个惊人的决定,所有人都认为我疯了。  我毅然甩掉了大部分人眼中的好工作和铁饭碗,裸辞后决定独自从印度开始一直走到人类生命的起源地——非洲,只为去亲眼看看这个美丽的世界,去邂逅这个世界上其他的人,去探寻我生命的意义。  要去加尔各答,只能从重庆先飞到昆明,再由昆明搭乘班机前往。  晚上十一点过,在长水机场飞往加尔各答机场的红眼航班上,挤在黄皮肤黑眼睛同胞中间的我,毫无半丝紧张与不安。扭头望向窗外,我惊奇地发现一朵正打着闪电的云。  机窗隔绝了轰隆的雷声,那深紫色电光火闪之下隐约呈现出轮廓的云朵,如同彰显神迹的圣彼得大教堂,肃穆而神圣。我的目光一刻也移不开了,仿佛在聆听耶稣的教诲。  “来吧,信我者,得永生!”  我目不转睛,心里虔诚至极,突然想起年初在南山老君洞求的上上签。解签人塞还给我,说,不需要解签啦,不管你求什么都是好的!  “感谢上苍保佑,那就让我去追求我想要的吧!善哉善哉!”我接过签条,心里默念。  飞机颠簸了一下,回过神来,继续看着窗外那朵云。我笑了笑,希望未来的路能如同那朵云一般如梦似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地时间凌晨时分,飞机准时抵达加尔各答机场。  刚才还和我一起热络聊天的同胞们瞬间呼啦全都走掉了,只剩下预付出租车窗口前排着长队的印度人。立刻从天堂回到了地狱的我,彻底蒙圈了。环顾这陌生的地方,除了机场叫车,我还有什么可以做?  印度的危险是出名的,特别是出发前正好频发女生被强暴的事情。四周随着人流的离开空旷下来,恐惧感就像潮水一样,立刻涌上心头。这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旅途中的害怕和无助。我漫无目的地在机场出口处转悠,仿佛一旦离开这里就会陷落黑暗中,找不到回来的路。看看出租车那边排队的人,清一色的深色皮肤,人高马大的男性,我犹豫着没有过去,感觉周围投来的目光越来越不友好,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咦,我突然发现,大厅十米开外站着个背着黑色大包,大眼睛白白瘦瘦的高个男孩。他穿着白色长袖衬衫配牛仔裤,专心看着手上的资料,好像也是中国人。看他文弱有礼的样子,肯定不是坏人!我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立马迎上去。  “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我打量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他回我句英文。  “啊,是啊。你是?”他似乎有些防备。  “太好了!我要去这个61B Diamond Harbor Road附近的酒店,请问你顺路吗?可以一起拼车吗?据说印度晚上很不安全,我是第一次来,有些害怕,所以...”  “啊...那好吧!”他看起来有些意外,想了想但还是答应了,我则开心地拍着手跳了起来。  我俩排在了队伍的最末端,我看他一直在看一份打印的资料,他看到我的目光后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  “这是特蕾莎修女义工站的报名信息,我打算明天去报名做一个月义工。”  “真的啊?其实我也想去,但不知道怎么报名。你可以带我一起吗?”  “好啊,当然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地时间凌晨时分,飞机准时抵达加尔各答机场。  刚才还和我一起热络聊天的同胞们瞬间呼啦全都走掉了,只剩下预付出租车窗口前排着长队的印度人。立刻从天堂回到了地狱的我,彻底蒙圈了。环顾这陌生的地方,除了机场叫车,我还有什么可以做?  印度的危险是出名的,特别是出发前正好频发女生被强暴的事情。四周随着人流的离开空旷下来,恐惧感就像潮水一样,立刻涌上心头。这一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旅途中的害怕和无助。我漫无目的地在机场出口处转悠,仿佛一旦离开这里就会陷落黑暗中,找不到回来的路。看看出租车那边排队的人,清一色的深色皮肤,人高马大的男性,我犹豫着没有过去,感觉周围投来的目光越来越不友好,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  咦,我突然发现,大厅十米开外站着个背着黑色大包,大眼睛白白瘦瘦的高个男孩。他穿着白色长袖衬衫配牛仔裤,专心看着手上的资料,好像也是中国人。看他文弱有礼的样子,肯定不是坏人!我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立马迎上去。  “你好,请问你是中国人吗?”我打量着他,小心翼翼地问道,生怕他回我句英文。  “啊,是啊。你是?”他似乎有些防备。  “太好了!我要去这个61B Diamond Harbor Road附近的酒店,请问你顺路吗?可以一起拼车吗?据说印度晚上很不安全,我是第一次来,有些害怕,所以...”  “啊...那好吧!”他看起来有些意外,想了想但还是答应了,我则开心地拍着手跳了起来。  我俩排在了队伍的最末端,我看他一直在看一份打印的资料,他看到我的目光后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  “这是特蕾莎修女义工站的报名信息,我打算明天去报名做一个月义工。”  “真的啊?其实我也想去,但不知道怎么报名。你可以带我一起吗?”  “好啊,当然可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在众多旅行手记里读到过关于“垂死之家”特蕾莎修女义工站的故事,一直心心念念想去做义工的我,却因懒癌发作一直没有找相关信息,想着到了印度再想法子。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赵先生,就像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一般,一下子省去了我诸多麻烦。我喜滋滋的,真是感恩上天的眷顾,让我的旅途从一开始就如此顺利。  坐在黄色的出租车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黑暗,感受着路上的颠簸,我默默无言,一路无话。想着此时的重庆,应该也是万籁俱寂的时刻,在离重庆一百多公里那不为人知的大雷山上,却有一群不眠人,二十四小时守候着一座天然气净化厂——那里是我工作了五年,奉献了青春最美好时光的地方。这一走,我从此就与那座厂再也没了任何关系。我的生活,不再只有风机和泵,而是异国、阳光与自由。  出租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我预定的酒店。  在路上闲聊时,我得知赵先生是安徽人,是一名水手,也是第一次来印度。越聊越投机的他,竟然决定放弃之前计划入住的酒店,和我一同去住公园酒店。  下车后,已是凌晨两点过了。顾不得打量周边环境,一切全都冷冷地笼罩在黑夜里。只有酒店还有几盏灯微微亮着,估计是为了等我。看着那昏黄的光亮,心里泛起一阵回家般的温暖。  我在出发前已经在网上预订了房间,手续办的很快。然而赵先生是临时决定,所以老板还在不停地和他交涉。我站在酒店大厅的门口望着路边亮着暗幕光线的灯和空无一人的街道,仍旧觉得不可思议:印度,我真的就来了。  赵先生的一声呼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头看见他正微笑着向我招手,清秀瘦削的脸庞配上白色的衬衣显得很斯文。  我快步跟上前去,和他一同搬着行李跟服务员走入里间。我本以为他和我的房间挨在一起,没想到他居然一直跟着我,直接进入了我的房间。  “你要干什么?”我大吃一惊,赶紧冲到门前不让他关门。此时的我如同刺猬般立起了全身的武器,随时随刻准备自卫反击。  “别,你别紧张嘛。”赵先生见我反应如此激烈,赶紧向我解释,“老板刚才说今天客房已经订满了,周边的旅店也都差不多都关门了。而你定的是标间,所以就让我和你住同一间啦。我想都这么晚了,而且青旅里也是这样混住,就答应了,你不会介意吧?对啦,房费我已经付过了,你就不用管了。”  “那你怎么不问我同不同意呢?我们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呢!”  “我想你既然都在机场主动来问我,应该是信任我的,我进了房间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呢。哎,确实是我的过失,大半夜有点脑子不清楚。那行吧,看来你是介意的了,既然这样我还是另寻他处吧。”  说完,赵先生提起他的黑色大包,准备离开。我想了想,还是叫住了他。  “这么晚了,你还能去哪儿?人不生地不熟的。不过那...那你得保证,不能有其他想法。”  “放心吧,哈哈。”听到我这样说,赵先生转了回来,笑着说,“我现在困得不得了呢!”  说罢,他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脸。我简单洗漱了下,回来时听见床上已传来他低沉的呼吸声。  我没再多想,关了灯,进入了我在印度的第一个梦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7

帖子

5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4
发表于 2021-1-14 20: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在众多旅行手记里读到过关于“垂死之家”特蕾莎修女义工站的故事,一直心心念念想去做义工的我,却因懒癌发作一直没有找相关信息,想着到了印度再想法子。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位赵先生,就像天上掉下来的礼物一般,一下子省去了我诸多麻烦。我喜滋滋的,真是感恩上天的眷顾,让我的旅途从一开始就如此顺利。  坐在黄色的出租车上,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黑暗,感受着路上的颠簸,我默默无言,一路无话。想着此时的重庆,应该也是万籁俱寂的时刻,在离重庆一百多公里那不为人知的大雷山上,却有一群不眠人,二十四小时守候着一座天然气净化厂——那里是我工作了五年,奉献了青春最美好时光的地方。这一走,我从此就与那座厂再也没了任何关系。我的生活,不再只有风机和泵,而是异国、阳光与自由。  出租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我预定的酒店。  在路上闲聊时,我得知赵先生是安徽人,是一名水手,也是第一次来印度。越聊越投机的他,竟然决定放弃之前计划入住的酒店,和我一同去住公园酒店。  下车后,已是凌晨两点过了。顾不得打量周边环境,一切全都冷冷地笼罩在黑夜里。只有酒店还有几盏灯微微亮着,估计是为了等我。看着那昏黄的光亮,心里泛起一阵回家般的温暖。  我在出发前已经在网上预订了房间,手续办的很快。然而赵先生是临时决定,所以老板还在不停地和他交涉。我站在酒店大厅的门口望着路边亮着暗幕光线的灯和空无一人的街道,仍旧觉得不可思议:印度,我真的就来了。  赵先生的一声呼喊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回头看见他正微笑着向我招手,清秀瘦削的脸庞配上白色的衬衣显得很斯文。  我快步跟上前去,和他一同搬着行李跟服务员走入里间。我本以为他和我的房间挨在一起,没想到他居然一直跟着我,直接进入了我的房间。  “你要干什么?”我大吃一惊,赶紧冲到门前不让他关门。此时的我如同刺猬般立起了全身的武器,随时随刻准备自卫反击。  “别,你别紧张嘛。”赵先生见我反应如此激烈,赶紧向我解释,“老板刚才说今天客房已经订满了,周边的旅店也都差不多都关门了。而你定的是标间,所以就让我和你住同一间啦。我想都这么晚了,而且青旅里也是这样混住,就答应了,你不会介意吧?对啦,房费我已经付过了,你就不用管了。”  “那你怎么不问我同不同意呢?我们才认识不到三个小时呢!”  “我想你既然都在机场主动来问我,应该是信任我的,我进了房间正想和你说这件事呢。哎,确实是我的过失,大半夜有点脑子不清楚。那行吧,看来你是介意的了,既然这样我还是另寻他处吧。”  说完,赵先生提起他的黑色大包,准备离开。我想了想,还是叫住了他。  “这么晚了,你还能去哪儿?人不生地不熟的。不过那...那你得保证,不能有其他想法。”  “放心吧,哈哈。”听到我这样说,赵先生转了回来,笑着说,“我现在困得不得了呢!”  说罢,他便一头栽倒在床上,用被子捂住脸。我简单洗漱了下,回来时听见床上已传来他低沉的呼吸声。  我没再多想,关了灯,进入了我在印度的第一个梦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已关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章  向死而生的决定  “最近油价又涨了,妈的这些垄断企业都该去死!”  “就是,你看那些石油队的员工,个个养得肥头大耳,都是压榨我们普通老百姓的钱。”  我推着行李车经过重庆江北机场候机室时,听到旁边有人在抱怨。我只是微微地笑了笑,没有上去争辩,仿佛一切和自己毫无关系。  然而我两天前,刚从他们口中的“石油队”头也不回地辞职。  出发前一个月。  我手里紧紧攒着的那张辞职信,已经被手心的汗浸湿了。  然而无数次鼓足勇气,不停给自己做心里建设的我,一步步挪到厂长办公室门口时,依然始终不敢踏出那决定性的一步。  “这一次绝不回头,加油,走!你不是已经盼望离开这个鬼地方五年了吗?”我决定孤注一掷,逼迫自己再进一步。可却怎么都迈不出那条腿,仿佛前路是悬崖,掉下去就会粉身碎骨。  “咦,小MIN,你在门口站着干什么?找厂长有事吗?怎么不进去啊。”身后突然传来了李大姐的关切声。  “李姐,没...没事,我在等人呢。”我诺诺着,又再一次退缩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155

帖子

34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48
 楼主| 发表于 2021-1-14 20: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天晚上,我孤独地躺在宿舍的床上,极其悔恨与自惭。这份工作,有如一份鸡肋般,给了我看似美好的口粮,但也蚕食了我的青春和梦想。  无数次当我在工地上守着设备,几日几夜不眠不休地奋战时;  当我独自居住在离最近的城镇都有半小时车程的大山里,周围除了鸡鸣狗叫就是火炬呼呼作响,寂寞凄凉时;  当我跻身于牌局饭局酒局,娱乐除了打牌网游,或是女人间的家长里短时。  我都会很沮丧,很想问问自己,这样的生活,真的有意义吗?  我是不是要一辈子像这样远离人群,陪着一套了无生气的装置消耗掉我的生命和青春?  我是不是要还没有真正为了梦想拼搏过,就过早的折断了希望的翅膀,认了命?  我是不是要遁入大部分人都在走的路,去结婚生子,哪怕我还没有真正的去爱过、去活过?  我是不是真的要就这样放弃了自己,放弃了我的这一辈子?!  不!不!  那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在三十岁来临之前,让我一次,至少就一次,为自己而活。走出去,去看看我生存的地球到底有多美,去看看其他国家的人儿都在过的怎样的生活。  而且,我更想知道:  我到底从哪里来的呢?  我到底想要干什么呢?  我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五年过去了,我从一个初来乍到的菜鸟,成为了厂里人人称赞的技术骨干。  然而那个声音,却在我心里却越来越响。  到底是选择一眼望到头的稳定生活,还是打破禁锢走向一条未知的道路?  无数个日夜里泪流满面地煎熬,好几次与父母断绝关系式地威胁争吵,都没能给我带来一个准确的答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天南地北社区

GMT+8, 2021-1-25 00:53 , Processed in 1.384635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